第一千四十三章 碾压之势

“你……”他才说出个你字,就听嗖嗖嗖,数支弩箭向他飞射过来。

同伴死在自己的眼前,这名江湖人已有防备,身子向下扑倒,险险过多射来的弩箭。

他大声喊叫道:“敌袭!有敌来袭!”

说着话,他从地上爬起,猫着腰,转身要跑,一排奔命郎已然攀爬到山顶上,他们手中端着的是清一色的连弩。

人们齐齐射出弩箭。

啪、啪、啪!连弩的弹射之声连成一片,只顷刻之间,数十支弩箭飞射出去。

那名江湖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身子向前扑倒,再看他的背上,几乎是插了一层的弩箭。

不过他的叫声,也成功惊醒了山顶上其余的江湖人,人们纷纷从地上站起,抄起各自的家伙,寻声望去。

只间大批身穿汉军军装的兵卒冲杀山顶。

已然坐起身的连铮和连子萱兄妹对视一眼,两人站起身形,没有往前冲,而后一步步的往后退。

退到人群的后面,见无人注意到自己,两兄妹从怀中各抽出一条红色的布条,系于自己的手臂上。

这时候,众江湖人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拿着武器,吼叫着向汉军冲去。

最先冲上山顶的一批汉军,全是奔命郎,人们端着连弩,向冲来的江湖人展开齐射。

连弩是三支弩箭连发,射速快,间隔短,数十人,能在一瞬间射出上百支弩箭。

冲上来的江湖人全力挥舞兵器,格挡箭矢,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但跑在前面的人们还是时不时的中箭倒地。

奔命郎的连弩弩箭射光,紧接着,一批羽林郎又冲上山顶,人们依旧是端着连弩,向对面的江湖人展开齐射。

顷刻之间,又有十数名江湖人中箭倒地,不过,更多的江湖人顶着弩箭,强冲了上来。

见状,前排的奔命郎们纷纷抽出斩马剑,断喝一声,迎了上去。

双方接触到一起,瞬时便混战成了一团。

江湖人武艺高强,奔命郎也不是白给的,前者技艺精湛,后者则是从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双方作战的风格完全不同,但拼杀到一起,异常之惨烈。

江湖人能伤到奔命郎,但奔命郎还击的一剑也同样能杀伤他们。

混战当中,双方不时有人浑身是血的扑倒在地。

刘秀并没有在后面观战,手持赤霄剑,冲入人群当中,随着一声脆响,赤霄剑弹开一把环首刀,紧接着,又是一剑横扫,将对面的江湖人脖颈撕开。

他刚斩杀一名江湖人,就听身旁嗖了一声,刘章手持战戟,冲到他的前面。

看准一名江湖人,刘章断喝一声,长戟抡起,力劈华山的向下劈砍。

那名江湖人急忙横剑招架。

当啷!这一戟,把对方的佩剑都砸弯了,那名江湖人噔噔噔的连退了数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刘章接踵而至的一戟,直接刺入对方的胸膛,戟尖都在其背后探了出来。

刘章断喝一声,以战戟将这名江湖人的尸体挑起,狠狠甩入前面的人群里。

哗啦啦!一名奔命郎连同两名江湖人,被一并砸翻在地。

不等那名奔命郎起身,刘章已从他身旁掠过,长戟横扫出去,在空中画出一道弧形的电光。

两名刚刚爬起的江湖人,躲闪不及,被战戟锋芒划开胸前的衣服,鲜血立刻喷溅出来。

两人闷哼一声,脸色煞白,踉跄而退。

刘章还要继续追击敌人,听闻身侧恶风不善,他以战戟向旁一挥,当啷,一只砸过来的链子锤弹飞出去。

两名手持佩剑的江湖人又冲到刘章近前,双剑齐出,刺向他的脖颈。

还没等刘章做出招架,忽觉得后脖颈一紧,整个人向后倒飞了出去。

被刘秀揪着后衣领子甩飞出去的。

拽开刘章,刘秀一挥赤霄剑,当当,刺来的两把佩剑被一并弹开,刘秀不退而进,向前欺身,肩膀撞向一敌,赤霄剑则攻向另一敌。

两名江湖人双双抽身而退,刘秀蹬步上前,继续出剑,哗啦啦,横飞过来的链子锤打在赤霄剑上,而后,链子锤的锁链将赤霄剑缠了好几道。

使用链子锤的江湖人断喝一声:“撒手!”

说话之间,他全力向后回拉锁链,想把刘秀的赤霄剑扯掉。

刘秀双手握紧剑柄,大吼一声,将赤霄剑向外猛的一挥。

咔咔咔,缠了好几道的锁链应声而短。

那名江湖人大惊失色,转身要跑,刘秀几乎是纵身扑过去的,一剑刺入对方的后心。

先前被刘秀扯开的刘章,提着战戟又反杀回来,战戟抡开,虎虎生风,嗡嗡作响,周围三米之内,几乎都成了真空地带。

其实刘章的武艺着实是不错,即便比不过他的父亲,但也要强过寻常的武将。

定睛细看,见到侄儿颇有大哥当年之勇,刘秀心里也是颇感欣慰。

他不再把刘章硬护在自己身后,而是游弋在刘章的四周,杀敌的同时,也给予刘章一定的保护。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江湖人,伤亡不小,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倒下已不下四十号人,只不过这些人的武艺也着实一般,剩下的江湖人,身手则一个比一个高强。

三名手持双斧的彪形大汉在前冲阵,后面跟着十多名江湖人往外突围。

这三名大汉,在汉军当中真如同绞肉机似的,双斧抡得像雪片一般,无论是奔命还是羽林,只要冲上去,无不被斧子扫倒在地。

眼瞅着这群江湖人锐不可当,要在己方人群里杀开一条血路,虚英、虚庭、虚飞三人一并迎了上去。

叮叮当当!在一连串的铁器碰撞声中,现场乍现出一团团的火星子。

三名手持双斧的大汉,硬是以蛮力把虚英三人逼得连连后退。

他们三人刚刚稳住身形,正要上前还击,三名大汉的背后又飞射过来十多支袖箭和飞镖。

虚英三人连续出剑,叮叮叮,等他们挡下对方的暗器,那三名大汉又已恢复了力气,持斧上前,继续猛攻。

他们三人凭借着一身蛮力,攻势凶狠,只不过难以长久持续,但后面那些江湖人射出的暗器,却弥补了这个不足,时不时地给他们三人制造出恢复力气的空档。

虚英三人见状,不愿与之恋战,纷纷向左右避让的同时,对周围的奔命和羽林大声喊喝道:“都让开!”

人们闻言,向左右闪躲,如此一来,立刻空出一条通道,这群江湖人哪会错过这个良机,顺着这条通道,直冲了出去。

杀出包围圈,人们片刻都未耽搁,立刻向山下跑去。

十数名江湖人本以为自己躲过一劫,侥幸逃脱,哪成想,跑到山脚下后,迎接他们的是密密麻麻的汉军方阵。

为首的一位汉军将领,正是建威大将军耿弇。

看到还真有漏网之鱼跑下山来,耿弇抽出佩剑,向前一挥,大声喊喝道:“放箭——”嗡——随着耿弇一声令下,一大面的箭阵从汉军阵营里腾空而起,划破夜空,呼啸着向那十几名江湖人砸去。

三名持斧的大汉下意识地发出嘶吼声,使出全力,挥舞起手中的双斧。

其余的江湖人,则是竭尽所能的躲在他们的后面,用手中武器拨打箭矢。

当、当、当!噗、噗、噗!在箭阵面前,什么样的高超武艺,都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三名大汉虽然挡下了无数的箭矢,但箭阵过后,再看他们,身上、手臂、双腿,都插着不下十支箭矢。

这还仅仅是第一轮的箭阵。

很快,第二轮的箭阵又到了。

嗡——密密麻麻,如同雨点一般的箭矢从空中砸落下来,三名大汉咆哮着向前奔跑,边跑边挥舞着双斧,拨打飞矢。

但是没用,他们能挡下十箭、百箭,但挡不下成千上万箭。

这第二轮箭阵过去,再看这三位,瞬间都变成了刺猬。

浑身上下,插满了箭矢,放眼看去,就好像他们的正面长出来一层黑草。

眼瞅着三名同伴惨死在汉军的箭阵之下,后面的十数名江湖人又惊又骇。

“冲过去,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人群中有人高吼一声,人们如梦方醒,硬着头皮往前强冲。

第三轮箭阵飞至,十数名江湖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全力格挡,不过这轮箭阵砸下来,现场已没有一人能站立,地面上,插了一层箭矢,把人们的尸体都给掩盖住了。

这便是逃下山的下场。

在山顶上,江湖人还有一战之力,毕竟汉军的人数不多,而往山下跑,那真成了一脚踏入鬼门关。

在山下,等待他们的是上万之众的汉军,哪怕是剑客级别的高手,在数以千计的箭阵之下,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山顶的战斗在持续,跑下山的江湖人也是越来越多,但无一例外,谁都逃不出汉军的封锁线,迎接他们的是一轮接着一轮的箭阵。

眼瞅着山上已没有江湖人再冲下来,耿弇挥剑,大声喊喝道:“上山!”

在他的指挥下,汉军将士纷纷背起弓箭,向山上攀爬。

当山下的汉军爬到山顶时,这里的战斗还处于白热化的阶段,以刘秀为首的五百精锐,和数十名江湖人,正拼得你死我活,打得不可开交。

登上山顶,汉军将士立刻重新列阵,然后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齐齐向前推进。

看到己方的主力已登上山顶,刘秀当机立断,大喝道:“撤!”

以刘秀为首的羽林、奔命,纷纷向己方阵营跑去,前方的将士们纷纷侧身,让开一条条的通道。

人们顺着通道跑进去,立刻消失在汉军阵营里。

后面的江湖人还趁势追杀上来,不过迎接他们的是一场面的盾阵和如林般的长矛,以及雨点般的弩箭。

强冲大军方阵,纵然是钢筋铁骨,也招架不住。

随着噗噗噗的声响,一个接着一个的江湖人被长矛挑翻在地。

不管倒在面前的是尸体还是伤者,方阵推进的速度不减,从他们的身上无情的碾压过去。

在汉军方阵面前,双方的实力已经完全失衡,仗根本没法打。

被汉军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江湖人,还想做奋力一搏,数名江湖人手持佩剑,冲上前来,拼命的向前劈砍。

他们劈砍不开方阵前排的重盾,佩剑砍在重盾上,叮当作响,但只是留下一道道的划痕罢了。

可从盾阵后面刺出来的长矛和长戟,却能轻而易举的贯穿他们的身体。

这已不能算是交战,而是一种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