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二章 首立大功

“对!我们现在不能撤走!”

“贼军停止前进,只是因为天黑不宜行军,贼军并没有察觉到我们在西头山上做的埋伏!”

“再者说,我们在西头山的周围也有埋伏暗哨,并未看到有汉军的斥候过来打探。”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都反对现在撤走。

人群中央的几位辈分高的年长者,面面相觑,都不再说撤离之事。

他们辈分高,年纪大,经验是多一些,但现场这么多人反对撤走,他们也不敢力排众议,强行下达撤退的命令。

估计即便是下了这样的命令,在场的众人也不会听他们的,弄不好,两边还得起争执,甚至是大打出手。

他们低声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暂时不撤,看汉军方面有何反应。

汉军在西头山附近安营扎寨后,全军休息,没有任何要出兵进攻西头山的意思。

见状,那些心存狐疑、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也都认为汉军的确是没发现己方在西头山上的埋伏,渐渐安下心来。

翌日,丑时,也就是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从汉军大营里悄悄蹿出来三条黑影。

这三条黑影,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丛林当中。

汉军大营的附近,有两名江湖人做暗哨,暗中监视着汉军的一举一动。

只不过这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一人藏匿于汉军大营的东北方,一人藏匿于汉军大营的西北方。

只要汉军向北进发,皆逃不过这两名暗哨的眼睛。

身在西北方的暗哨,是名三十左右岁的精壮汉子,身穿黑衣,脚蹬黑靴,头上抱着黑布巾,脸上还蒙着黑布,整个人从头到脚一身黑,只露出一对眼睛,与黑漆漆的树林完全融为了一体。

他蹲在树下不动,即便有人走进他五步之内,都未必能看得到他。

就在他聚精会神关注汉军大营的时候,忽听林中传出哗啦啦的声响。

黑衣汉子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握住肋下的佩剑,举目环顾四周。

太黑了,他选的这片林子,枝繁叶茂,把夜空中的月光、星光完全遮挡住,什么都看不见。

沙沙沙!他背后又突然有声响传出。

黑衣汉子身子一震,沙的一声,佩剑出鞘,扭转回身,低声惊呼道:“什么人?”

他没有看到人,倒是看到一对绿幽幽的眼睛。

不是人!黑衣汉子心头暗惊,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那对绿幽幽的眼睛突的一晃,在他的对面消失不见,沙沙沙的声响由他的四周不断传来。

黑衣汉子持剑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他看不到那对绿眼的主人,但他能感觉到,绿眼的主人一直在死死盯着他。

他无从辨别声响具体是从哪个方位来的,他手持佩剑,不停的原地转动身子,汗珠顺着他的额头、鬓角,滴淌下来。

声音在他的左侧消失,黑衣汉子立刻持剑指向左边。

他眯缝着眼睛,运足目力,定睛细看,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他吞了口唾沫,壮着胆子,一步步地向前走去,除了一颗颗粗壮的树木,这里什么都没有。

哪去了?

那对该死的绿眼睛跑哪去了?

他正不断转头向周围查看的时候,忽听头上传来哗啦的声响。

他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只见一道黑影从树枝当中蹿出来,由空中扑向自己。

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这也是黑衣汉子所看到的最后一幕。

噗通!黑衣汉子的身躯仰面倒在地上,在他的尸体上,站立着一头黑色的豹子,豹子的两只前爪,深深嵌入他的双肩,而豹子的獠牙,已然咬断了他的喉咙。

没有任何的声响,也没有任何的挣扎,完全是一击毙命。

黑豹的脑袋用力向旁一扯,黑衣汉子的喉咙完全被撕扯开,鲜血汩汩流出,黑衣汉子双目圆睁,直到死,他都没看清楚究竟是什么杀了自己。

这头黑豹,当然就是黑毛。

人在漆黑的环境里,看不清楚周遭的一切,但豹子能,豹子的夜眼,视黑夜如白昼,哪怕它看不到,闻也能闻到人的气味。

西北方的暗哨被黑毛解决,东北方的暗哨也没好到哪去。

大花吸引了东北方暗哨的注意力,可就在对方全神贯注,如临大敌的盯着大花时,埋伏在草丛中的二毛突然蹿出,由暗哨的身侧扑上来,一口咬住他的脖颈,当时,暗哨甚至都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颈骨的断裂声,和黑毛一样,二毛也是一击毙命,当场咬死了对方。

把埋伏在己方大营四周的暗哨解决,刘秀这才带上五百精锐,先行一步,去往西头山。

耿弇、盖延、铫期诸将,率领汉军主力,紧随其后,向西头山悄悄进发。

这些江湖人,在西头山的山下也埋伏了不少的暗哨,但他们的命运和埋伏在汉军大营附近的暗哨一样,被黑毛、大花和二毛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一咬死在林中。

最让汉军忌惮的就是这些江湖人的暗哨,漆黑的夜晚,他们躲藏在树林里,根本无从发现,但己方的行动,藏于暗中的眼线们却能了如指掌,这无疑会让汉军的行动提前暴露。

现在有了黑毛、大花、二毛的相助,算是把汉军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

看着咬得满嘴是血,跑回来的黑毛、大花、二毛,刘秀蹲下身形,摸了摸它们的头顶,而后令人取来早已准备好的酱牛肉,分给这两虎一豹。

自从品尝过了酱牛肉的美味后,黑毛、大花、二毛便对酱牛肉情有独钟,整天围着刘秀打转,希望能从他那讨得一口美食。

刘秀也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瞒着辛零露,让黑毛、大花、二毛偷偷为自己做事。

手段虽不光彩,但效果却极佳。

即便是虚英、虚庭、虚飞、洛幽等人,看向两虎一豹时,眼神中都不自觉地流露出敬佩之情。

以刘秀为首的五百精锐,完全是悄然无息地紧接到西头山的山脚下。

举目向上看,即便这里是西头山最缓的一面山坡,坡度也差不多接近了六十度。

如此陡峭的山坡,从山顶上推下一块石头,只要分量够重,便能从山顶一直滚到山脚下,这一条线的人,估计都得被压成肉泥。

连家兄妹,诚不欺我,这西头山,还真的是易守难攻!刘秀举目往上望,看了好一会,心生感叹,他收回目光,向周围众人挥了挥手。

虚英、虚庭、虚飞、洛幽等五百精锐,开始纷纷向山坡上攀爬。

这么陡的山坡,的确是不能走,只能是手脚并用的爬,也只有这样,才能在山坡上固定住身子,不至于中途滑下去。

黑毛擅长攀爬,很快,他便越过了刘秀等人。

见状,刘秀生怕黑毛暴露行迹,低声说道:“黑毛,快回来!”

站在山坡上,黑毛居高临下的回头看了刘秀一眼,豹的脸毫无表情,一副呆萌的样子,但眼中流露出来的可是高傲之色。

看完刘秀,它也没听刘秀的指挥,继续往山上跑去。

刘章吭哧吭哧的也从刘秀身边越过,后者手疾眼快,一把将刘章的后衣襟牢牢抓住,他皱着眉头低声训斥道:“章儿!”

“叔父,黑毛都冲上去了,我得赶在它前面才行!”

刘秀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狠狠扯了一把刘章,沉声说道:“胡闹!回后面去,再敢超过我,你趁早给我下山!”

身为太原王的刘章,天不怕,地不怕,倒是唯独怕刘秀。

父亲亡了,二叔也亡了,他的直系长辈就只剩下刘秀和刘良,刘良属于干打雷不下雨的人,不太管事,他自然不怕。

刘秀则不然,于刘章而言,刘秀不仅是天子、皇帝,更是像父亲,又像兄长。

刘秀真发起火来,刘章也是浑身哆嗦。

“这也要管,那也要管,管来管去,我都不如黑毛那畜生了。”

刘章心里不满,但又不敢违抗,嘴里嘟嘟囔囔,让人也听不清楚他到底在嘟囔些什么。

刘秀又瞪了他一眼,继续向上攀爬,同时眯缝起眼睛,仔细看着已经跑出好远的黑毛。

这么远的距离,旁人早已看不到黑毛身在何处,但刘秀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黑毛跑到一块凸起的山石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刘秀暗道一声不好,原本是缓速攀爬,立刻变成了急速攀爬。

山坡上的碎石、沙土,哗啦啦的直往下流淌。

见刘秀加快速度,其余众人哪敢滞后,全都使出全力,往山坡上攀爬。

刘秀头顶冒汗,好不容易来到那块凸起的山石近前,向其后面一瞧,只见黑毛正悠闲正趴在地上,嘴角还滴淌着血珠。

而在它的身旁,则躺着一名灰衣装扮的江湖人,喉咙要咬开,鲜血流淌一地,人早已死得透透的了。

见到刘秀跟上来,黑毛扭头看了他一眼,而后慢慢站起身形,两只前爪扒住石头,黑豹的身子几乎快要直立起来,借助石头,抻了抻懒腰。

见状,刘秀是又惊又好笑。

惊的是,他没想到对方在半山腰竟然还安排了一名暗哨,好笑得是,黑毛的确是傲娇得可以,简直都快成精了。

“啊!黑毛在这里又咬死个暗哨!”

跟上来的刘章压低声音,又惊又喜地欢呼道。

他走到黑毛近前,将一大块酱肉牛从食囊里掏出来,递到黑毛的嘴边。

然后搂着黑毛的脖子,笑道:“黑毛真是厉害啊!”

大黑豹低头闻了闻酱牛肉,脑袋高高扬起,一副很看不上眼的样子,还没等刘章反应过来,它脑袋突的向下一低,一大块的酱牛肉已被它卷入口中。

山顶上。

有两名江湖人在守夜。

其中一人拉了拉身边的同伴,问道:“老罗,刚才山下好像有动静,你听见了吗?”

另一名江湖人一脸的茫然,说道:“没听到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感觉有人在上山,要么我们下去看看?”

另名江湖人站起身形,拢目向下观望,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他不耐烦地挥手说道:“哪里有人?

行了,别自己吓唬自己,再说,半山腰有老六守着呢,真有人上山,老六早就来报信了!”

那名江湖人想了想,说道:“我这右眼皮总跳,不是个好兆头,我们……还是下去看看吧!”

另名江湖人一脸的不爽,愤愤不平地说道:“我看你就是没事找事……”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的同伴身子猛然一震,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嘴巴张开,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向下看,只见他的脖颈处,触目惊心地插着一支箭矢,箭矢由他的脖颈左侧射入,在其脖颈右侧探出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