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五章 黑豹女子

刘秀躺着的床榻也是竹子做的,虽没有很华丽,但很结实,哪怕在床上翻动,也不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

当刘秀的目光扫过床边时,身子顿是一僵,眼睛也下意识地瞪大几分。

只见就在床边,趴着一头乌黑发亮的豹子。

刘秀认识这头黑豹,正是自己坠崖时看到的那头。

此时黑豹正趴在地上睡觉,嗓子眼里还不时地发出咕咕声。

豹子和大多数的猫科动物习性一样,昼伏夜出,白天睡觉,晚上出去觅食。

在动物界中,豹子绝对属于完美型杀手。

速度快,几秒钟之内就能加速到六十迈(时速一百公里),跳得高(三米),蹦得远(六米),上能爬树,下能游泳,力气还大。

有这么一头豹子趴在自己的身边,刘秀浑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住了,他不知道这头豹子在这里已经趴了多久,自己在昏睡中没有成为它的盘中餐,实属运气。

他想起身,脑袋奋力地向上抬起,可他不用力还好点,这一用力,浑身上下都疼。

刘秀抬起的脑袋无力地落回到枕头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黑豹的听力十分敏锐,这一声响,立刻把它惊醒,它抬起头来,看向床榻上的刘秀。

刘秀也正在扭头看着它。

一人一豹,大眼瞪小眼,又再一次对上眼了。

只不过这次的对眼,比上回的对眼距离更近,刘秀甚至能感受到它喷出的热气。

刘秀的手指头动了动,缓慢地摸向自己的肋下,可惜什么都没摸到,他的赤霄剑已经不在身边。

就在刘秀和黑豹一动不动看着对方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人。

刘秀目光一转,看向来人。

这人是位二十左右岁的姑娘,身上穿着淡蓝色的曲裾,估计以前的颜色应该更深一些,只不过穿得年头久了,有些掉色,才变成淡蓝。

向脸上看,女子的容貌很是漂亮,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双眸清澈明亮,仿佛盈盈之秋水,唇瓣朱红又湿润,娇艳欲滴。

“你醒了?”

“别过来!”

刘秀和女子几乎同时开口。

刘秀的目光落回到黑豹身子,双手也随之握紧成拳头。

见状,那名女子愣了一下,随即乐了,叫了一声:“黑毛!”

随即走了过来。

黑豹从地上站起,缓步走到美貌女子的身旁,在她的腿边很亲昵地蹭了蹭。

看着眼前这一幕,刘秀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不用怕!黑毛是我养大的豹子,性情很柔顺的。”

美貌女子巧笑倩兮地看着刘秀。

豹子!还性情柔顺?

刘秀很难把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在他的心目当中,豹子就是吃人的猛兽。

他看着美貌女子弯下腰身,在黑豹的头顶上拍了拍,然后,黑豹重新趴到地上,一转头,黄橙橙的眼睛继续向他看过来。

看样子,这头黑豹确实没什么攻击力,不过被它盯着,刘秀身上的汗毛仍不自觉地竖立起来,后脊梁一阵阵的冒凉风。

美貌女子走到刘秀近前,看他的气色不错,含笑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很疼,浑身上下都疼!”

刘秀实话实说道,而后他话锋一转,问道:“姑娘,是你救了我?”

美貌女子含笑说道:“确切的说,是我和它一同救的你!”

说着话,她指了指一旁的豹子。

豹子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似的,张大嘴巴,留出白森森的獠牙,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见刘秀向自己看来,它先是高高扬起头,而后向下一趴,闭上眼睛,又打起了瞌睡。

刘秀感觉,它在闭眼之前,似乎流露出老神在在的表情。

这黑毛畜生还成精了不成?

刘秀扬了扬眉毛,正要说话,美貌女子继续说道:“那晚,黑毛在外扑食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你。

当时你已是奄奄一息,再不救治,随时会有性命之危。

黑毛跑回来找我,把我领了过去,后来,也是黑毛驮着你,把你带回来的!”

刘秀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他在昏迷之前,的确感觉有人拉扯自己,还把自己拽到毛茸茸的东西上,原来,她是把自己弄到了这头黑豹的背上……“它……它叫黑毛?”

“是我起的名字,很贴切吧!”

美貌女子笑道。

“呃……很别致的名字。”

刘秀礼貌性地咧嘴笑了笑。

目光再次落在黑豹身上,眼中的警备和抵触减轻了许多,这么说来,还真是这头畜生……这个黑毛救了自己。

他喃喃说道:“它竟然还通人性。”

美貌女子正色说道:“黑毛很聪明的,比大花、二毛都聪明!”

这大花、二毛又是个什么鬼?

刘秀在心里嘀咕一声。

美貌女子笑道:“大花和二毛性子野,不经常回来,估计得过几天你才能看到它们。”

“哦!”

刘秀随口应了一声,看向美貌女子,问道:“不知姑娘芳名?”

“我叫辛零露。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的零露。”

刘秀听得认真,默默记下她的名字,问道:“辛小姐,我昏迷了多久?”

“你叫我零露就好。”

美貌女子说道:“你已经昏迷了七天。”

“七天!我竟然昏迷了这么久。”

刘秀一脸的惊讶。

名叫辛零露的美貌女子说道:“你身上,光是致命伤就是四处,林林总总的伤口,共有二十余处,你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刘秀苦笑,他以前也没少受伤,不过还没有哪一次,被伤得这么惨过。

他扭头向窗外看看,问道:“辛小姐……”“零露!”

“零露小姐,这是哪里?”

“冢岭山啊!”

“这几天,没人……没人来找我吗?”

刘秀目不转睛地看着辛零露。

她莫名其妙地摇摇头。

见刘秀表情怪异,她解释道:“或许我住的这里太偏僻了,搜寻你的人未能找到这里。”

听闻这话,刘秀对这位辛零露产生了几分好奇。

一个姑娘,身边养着一头大黑豹,还生活在荒山野岭的僻静处,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他问道:“零露小姐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不是啊,还有黑毛,大花和二毛它们!”

辛零露一本正经地说道。

刘秀眨眨眼睛,说道:“零露小姐一个姑娘家,一个人生活在深山丛林当中,会不会太不方便了?”

“不会啊,我早就习惯了,以前我和阿爹住在这里,后来阿爹过世了,便是我一个人住在这里。”

令尊在临走之前,也真是放心,让你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

刘秀还要说话,辛零露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出房间,时间不长,她又从外面回来,手中端着一只木碗,木碗里盛着黑黢黢的汤汁。

她说道:“你该喝药了!”

“这药……”“放心吧,我熬制的汤药,可补你的气血,还可止痛。”

看着她端到自己近前的汤药,还有飘散出来的怪味,刘秀想起自己昏迷时,隐隐约约中喝下的苦药。

他看向辛零露,问道:“零露小姐,我可以不喝吗?”

辛零露面色一正,说道:“你死里逃生,气血双亏,不喝药的话,再有一个月你也下不了床!”

闻言,刘秀认命了,由辛零露端碗喂他,一口气把汤药喝进肚子里。

汤药入腹,化成一股暖流,扩散全身。

刘秀屏息凝神,感受了一会,体内越来越热,但也越来越舒适,疼痛感大减。

这碗汤药,可不是凡品!刘秀问道:“零露小姐,这汤药里有什么?”

“有千年人参,还有百年的灵芝和雪莲果。”

刘秀惊讶地着看她,半晌没回过神。

百年的灵芝和雪莲果已是稀罕之物,而千年的人参更是人间至宝。

要知道对于辛零露而言,自己只是个陌生人而已,为了救活自己,她竟然肯拿出这样的宝物。

刘秀心中大受感动,由衷说道:“零露小姐的救命之恩,在下会铭记于心,以后也定会报答零露小姐。”

辛零露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刘秀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抬头说道:“我叫刘秀。”

“刘秀……那,我就叫你刘大哥吧!”

辛零露笑吟吟地说道。

见刘秀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她问道:“叫刘大哥不妥吗?”

刘秀摇摇头,清了清喉咙,说道:“我说,我是叫刘秀!”

“你的意思是,让我直呼你的名字?”

看着辛零露清澈的眼睛,刘秀一时语塞。

普天之下,不知道自己名字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这次,他算是遇到了。

刘秀沉默一会,问道:“令尊把零露小姐领入冢岭山,应该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吧?”

辛零露惊讶道:“刘大哥怎么知道的?”

稍顿,她说道:“在我五岁的时候,阿爹就领我入山居住了,算下来,我在山中已经住了十五年。”

“哦!”

刘秀点点头,如此来说,她不知道刘秀是何许人也,也就可以理解了。

他问道:“令尊过世之前,希望零露小姐一直住在山里?”

“阿爹说过,以后会有有缘之人带我出山。”

“也许,令尊说的那个有缘之人就是我吧。”

刘秀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要带我出山?”

“你想离开这里吗?”

“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我都快不记得了。”

她这话还真把刘秀问住了。

刘秀考虑好一会,方说道:“外面有很多人,也有很多的事,热热闹闹,却也纷纷扰扰,是是非非,无穷无尽。”

“听起来,好像还不如待在山里。”

刘秀有感而发道:“人生在世,就像是一场历练,不经历万千,又怎能练尽铅华。”

他这番话,倒是让辛零露的眼睛突的一亮,她好奇地问道:“你是道家子弟?”

刘秀摇摇头,他崇尚道家,但还真算不上道家子弟,其一是没有道家的师父,其二,他也没有系统的学过道法。

他含笑说道:“我当年求学时,学的是《尚书》。”

“原来是儒家。”

见她的小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刘秀问答:“零露小姐是道家子弟?”

辛零露说道:“先祖是文子。”

刘秀闻言,眼睛不自觉地瞪得好大。

文子可是道家的先贤,祖师级的人物。

文子这个人可能不太被人知晓,但他的徒弟可是大名鼎鼎,范蠡。

范蠡拜文子为师,文子传授他七计,后来范蠡辅佐勾践,只用了七计中的五计,便灭了吴国。

范蠡名扬天下,可真正在幕后操控的人,却是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