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三章 金丹的剑

“金先生!”

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金丹向他们三人点下头,轻飘飘地向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听闻背后传来的惊呼声,那五名正与刘秀对阵的江湖人也都纷纷回头看去,看清楚来人确是金丹,他们身形一正,纷纷拱手说道“金先生!”

“诸位都辛苦了。”

金丹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后刘秀的身上。

刘秀抬起头,看向走过来的金丹,声音虚弱地说道“金丹!”

金丹面无表情地说道“刘秀!”

“章儿现在哪里?”

刘秀将抬起的剑慢慢放下,以剑尖顶地,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

金丹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一向恩怨分明,不会滥杀无辜。”

“我只问你,章儿现在在哪?”

刘秀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过,我不会滥杀无辜。”

金丹说道“我早已放了他。”

刘秀目不转睛地看着金丹,想从他的表情判断出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很可惜,刘秀现在失血过多,眼中的一切都是迷糊的。

“想来,大名鼎鼎的金丹,也不至于说谎。”

“我再重申一遍,我不会滥杀无辜。”

金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说道“不过,杀弟之仇,我不能不报。

我本为修道之人,手上不敢沾血,但是今天,恐怕要破例了。”

“哈哈……”刘秀突然笑了起来。

金丹抬头,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虚伪。”

刘秀收起脸上的笑容,说道“好一个修道之人,可以召来这么多的江湖中人为你做事。

你看看这山顶上的哪一具尸体它与你无关?

你的手上,不是早已经沾满了他们的鲜血吗?”

金丹闻言,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在场的众人暗暗皱眉,偷眼向金丹看去。

刘秀继续说道“召来这许多的江湖人,既可以做你的探路石,又可以做你的帮手,如果他们不幸死了,他们的师门也会挺身而出,到时,还是可以为你所用。”

“刘秀,你休要血口喷人,挑拨离间,我等是自发来帮金先生的,并非是金先生找来的!”

一名江湖人抬手怒指着刘秀,大声喊喝道。

“可是金丹有阻止过你们前来吗?”

刘秀提高音量,反问道。

那名江湖人被问了个哑口无言,抬起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

“满口的仁义道德,修身养性,把道家挂在嘴边,而实际上,一肚子的机关算计,诸如此类,也配称修道之人?”

刘秀嘴角勾起,冷笑出声。

啪、啪、啪!金丹连续拍了三下巴掌,慢悠悠地说道“刘秀好口才,不愧是做天子的人,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也能说成黑的。

我金丹于世,扪心自问,无愧于天地万物。

你杀我兄弟,我为弟报仇,取你性命,无愧于心。”

“既然如此,也就不必再废话了,金丹,你还在等什么?

拔你的剑!”

刘秀深吸口气,将拄在地上的赤霄剑慢慢提起。

金丹的目光落在刘秀的剑上,说道“好剑!只可惜戾气太重!”

没有赤霄剑做支撑,刘秀的身子一震摇晃,他暗暗咬牙,将身子硬生生地稳住。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赤霄剑,平时,赤霄剑在他手中轻若无物,而现在,赤霄剑却似乎有千斤之重。

当年,刘氏先祖就是以这把剑,斩白莽,揭竿而起,推翻暴秦,战胜强楚,开创大汉天下。

今日,自己身为高祖之后,同样手握赤霄,又岂能给刘氏历代先祖丢人显眼?

想到这里,刘秀的身子不再摇晃,原本已经黯淡的双眼,又重新闪现出光彩。

他抬起手中剑,指向金丹,振声说道“我乃大汉天子,想取我性命,就尽管来吧!”

金丹冷哼一声,身形一晃,迈步向刘秀走了过去。

见状,观望的那名女子身子前倾,张开嘴巴,想要说话。

刘秀现在已经身负重伤,估计体内的血都快流光了,这种情况下与他对战,即便是胜了,也胜之不武。

她想叫住金丹,让他给刘秀包扎伤口的机会。

不过身边的那名魁梧汉子拉了拉她的胳膊,向她缓缓摇头,示意她别冲动,也别说话。

刘秀刚才说的话,并非完全无的放矢,金丹的确没有召集他们,他们也的确是自发而来,但正如刘秀所说,金丹从未阻止过他们,等于是默许了他们的举动。

今日,他们若真杀了刘秀,洛阳朝廷绝不会善罢甘休,定要满天下的缉拿他们,甚至会开出重金,悬赏他们的脑袋。

可以预见,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们恐怕都要过着隐姓埋名,亡命天涯的日子。

金丹不可能预料不到这些情况,但他的态度是,默许!魁梧汉子看着金丹的背影,慢慢眯缝起眼睛。

‘满口的仁义道德,实际上一肚子的机关算计’,也许,刘秀真说对了吧!这位金先生,可未必有表面上那么仁善。

现场还活着的人,都是江湖高手,但凡是能把武艺练得出神入化,头脑也不会太简单,他们看向金丹的眼神,都有些许的变化。

即便不去看,金丹也能感受到人们对自己态度的改变,但他不在乎,现在,他只想要亲手结果刘秀的性命,为自己的弟弟金潼报仇雪恨。

他走到刘秀近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三步,可他速度不减,依旧往前走着,与此同时,缓缓抽出肋下的佩剑。

现场的众人,无论是刘秀,还是其余的江湖中人,都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

在金丹佩剑出鞘的那一刻,人们甚至感觉,整个山顶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多。

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一步半远,金丹出剑,他的起手式并不快,剑招也很平凡,就是简简单单的向前一刺,只不过这一剑在刺出去的时候,空中乍现出八道剑影。

这一幕,让所有的江湖人都惊呆了,就好像金丹一瞬间生出了八只手臂,同时拿着八把剑,又同一时间刺了出去。

噗!在刘秀眼中,迎面刺来的也是八把剑,他心里明镜似的,之所以会出现八把剑,是因为对方在一瞬间刺出了八剑,只不过金丹的出剑速度太快,所以空中出现了残影。

这八把剑中,一定有七把剑是残影,只有一把剑是真的。

可明白归明白,但他想要闪躲或者格挡,完全做不到。

金丹的剑惯出刘秀的肩头,剑尖在他的背后探出。

这是刘秀第一次,在敌人对他出招时,他连闪躲和格挡都做不出来。

肩头的剧痛,刺激着他体内的每一根神经,他感觉嗓子眼发甜,心口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他怒吼一声,向外挥剑。

沙!金丹抽身而退,连带着,一股血箭从刘秀的肩头喷射出来。

金丹的身子轻飘飘地落在一丈开外,完美无瑕的躲避开刘秀的还击。

紧接着,他再次不紧不慢地向刘秀走去,持剑的手臂在空中一挥,这次,空中乍现出十把剑,再次向刘秀刺过去。

看不清楚!完全无法分辨哪把剑是真,哪些剑是残影。

噗!随着一声闷响,残影消失,真实的剑又刺穿了刘秀另一侧的肩头。

刘秀咬着牙关,血丝都从他的牙缝里渗出来。

他向前出剑,刺向金丹的胸前,后者身形一晃,再次倒掠出去,与刚才的情况一下,刘秀这边的肩头也被带出一道血箭。

别说刘秀已经身负重伤,虚弱到了极点,即便是在他全盛状态下,想躲避开金丹的剑,都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刘秀的两只手臂,不受控制的下垂,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流淌到他的手掌上,又顺着他抖动的指尖,滴滴答答的向下流淌。

“杀你,就如同踩死只蝼蚁。”

金丹说着话,提剑再次向刘秀走去。

刘秀单手已经握不住剑了,只能双手握剑,拄着赤霄剑,让自己的身子不至于倒下去。

他感觉自己的头脑越来越昏沉,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模糊。

他心里清楚,这样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条。

他咬住自己的舌尖,猛的一用力,舌尖咬破,腥舔满口,不过刘秀的神智也随之一清。

他低垂下去的头慢慢抬起,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金丹。

金丹嗤笑,走到刘秀的近前,手中剑再次抬起,这次,空中竟然幻化出了十二把剑,一并向刘秀而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刘秀的眸子四周,闪现出一圈金光,在他看中,空中的残像一个接着一个消失,最后剩下的一把剑,径直地向自己胸口而来。

刘秀断喝,全力向外挥剑,耳轮中当啷一声脆响,空中乍现出一团火星子,金丹的剑,竟然被他不可思议的打偏了。

见状,在场的江湖人都难以置信地张大嘴巴,一脸的惊骇之色,他们想不明白,刘秀是怎么从十二只剑影当中,准确找出那把真剑的,难道,是他的运气?

金丹眼中也同样闪过一抹惊讶,刘秀紧接着又是一剑,向金丹的脖颈刺去。

金丹提起剑格挡。

当啷!赤霄剑的锋芒刺在金丹的佩剑上,后者身子后仰,最终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被刘秀逼退了一步,对于金丹而言,这似乎是他的奇耻大辱。

一瞬间,金丹眼中杀机顿现,一剑刺出,这回,空中现身出来的剑影已多达十五只。

此情此景,就好像有十五把剑一并刺向刘秀。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的肉眼,人的认知。

十五把剑快要刺到刘秀的近前,他双手握紧了赤霄剑,再次向外一挥,当啷,金丹的剑再次被弹开。

如果说他第一次破了幻象,或许是运气的话,那么这回他再次破了幻象,难道还是运气吗?

在场的江湖人,看向刘秀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怪物。

不等刘秀再出剑,金丹横扫一剑,取刘秀的脖颈。

刘秀侧身,持剑格挡,当啷,双剑碰实,刘秀的双脚贴着地面,向旁滑出一米多远。

金丹箭步上前,啪啪啪,连踢了三脚。

刘秀向后闪躲,金丹的三脚,他是一脚也未能躲开,只不过他有后退的动作,很大程度上卸掉了对方的脚力。

刘秀一连推出六、七步,才算稳住身形,感觉自己被连续踢中三次的胸口,疼痛的快要裂开一般。

不等他缓过这口气,金丹的剑又来了。

八把剑的残像,一并刺向刘秀。

后者横起赤霄剑格挡。

当啷!刘秀再次找准了对方的真剑,金丹的佩剑,结结实实地刺在赤霄剑上,强大的力道,让刘秀的身子向后倒掠出去。

刘秀的身形还未落地,就听山顶上传来一阵惊呼声,而金丹的眼中则闪过一抹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