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一章 以一敌众

刘秀连杀对方两人,这让一干江湖高手们无不大吃一惊。

他们还真没想到,作为天子的刘秀,武艺竟然如此高强。

看着对面蠢蠢欲动的众人,刘秀说道:“还是别一个一个的上了,痛快点,你们一起上吧!”

见对面很多人都皱起眉头,刘秀嗤笑出声,说道:“别再摆出一副不愿意以多欺少的仁义模样,挟持人质这种事你们都已经做出来了,既然已经不要了脸,现在还装什么清高?

一起上吧!”

刘秀的话,在对方众人脸色同是一红,有几人恼羞成怒,纷纷怒骂一声,从人群当中走出来。

刘秀是在气势上藐视对手,但在心里,他可是绷紧了神经。

他眯缝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走出来的几人,对方一共有五人,四男一女。

四名男子,都是三十多岁,一人用剑,一人用链子锤,两人用刺。

至于那名女子,则是刚才和刘秀说话的风韵女人,她用的也是剑,不过比正常的剑要更薄更短。

五人边向刘秀走去,边分散开来,形成个扇形,将刘秀围拢过去。

刘秀甩了甩手中剑,摆出迎战的架势。

最先发难的是两名用刺的汉子。

刺是大约有两尺多长,两头是尖,把手在中间的武器,并不常见,刘秀也是第一次遇到用刺的对手,对这两名汉子,他格外注意。

个头较高的汉子断喝一声,由刘秀的身侧箭步冲了上来,刺的锋芒恶狠狠地刺向刘秀的太阳穴。

刘秀向后仰身,避开锋芒,高个汉子手腕一番,以刺的另一头捅向刘秀的面门。

刺是两头武器,招式诡异,变化多端,令人防不胜防。

即便刘秀加足了小心,还是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变招吓得一跳。

他急忙收剑,挡在自己的面前,当啷!对方这一刺,正中剑面,刘秀身子后仰,倒退了一步,另一名矮个的汉子滑步来到他的背后,刺向他的后腰。

本以为这一刺势在必得,哪知刘秀的身子提溜一转,由他的面前,直接闪到他的身侧。

矮个汉子虽然吃惊,但反应也快,顺势一记侧踢,踹向刘秀的胸口。

刘秀深吸口气,双脚用力一蹬,向后倒掠。

他退得快,高个汉子的速度也不慢,举着长刺,三步并成两步,追到刘秀的近期,身形微微跳起,居高临下,对准刘秀刺出一记重击。

刘秀侧身闪躲,当对方要收刺的时候,刘秀出手如电,扣住对方的手腕。

高个汉子手腕一晃,刺的另一头向刘秀的手臂扫来。

刘秀吸气,急忙收回手掌,不过还是稍慢了一点,就听沙的一声,刺尖将他的衣袖下方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险些伤到皮肉。

矮个汉子又趁机上前,沙沙两刺,分取刘秀的左右胸口。

刘秀断喝一声,连出两剑,将对方的二连击弹开,还没等他松口气,高个汉子的杀招又到了,刺尖狠狠戳向他的眼睛。

这一高一矮两名汉子,配合默契,简直滴水不露,一人进攻,一人蓄力,等进攻的那人前力已尽,后劲不足,蓄力的人立刻填补上来,继续猛攻。

刘秀被这两位,逼得的一退再退,身上的衣服也被刺划开好几条口子。

眼瞅着刘秀被他俩逼得手忙脚乱,且战且退,持剑的那名汉子绕到刘秀的身后,毫无预兆,他无声无息地摸上来,对准刘秀的后腰,横扫一剑。

没想到,刘秀的背后就如同长了眼睛似的,他向前弯腰低身,唰,剑锋由他的头上横扫而过,险些伤到追击刘秀的两名大汉身上。

那两名大汉急忙出刺,将同伴的横扫过来的佩剑挡住。

当啷、当啷!随着两声脆响,两名大汉不约而同地各退了三步。

自己这一剑,非但未能伤到刘秀,反而差点误伤的同伴,出剑偷袭的汉子不由得一怔。

也就在他发呆的瞬间,刘秀的身形提溜一转,在持剑大汉的身侧闪过,后者都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肋侧突然一阵刺痛,低头一瞧,原来肋下被对方的赤霄剑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大汉大怒,咆哮一声,回手一剑,横削刘秀的脖颈。

刘秀脚下一个滑步,闪到他的背后,剑锋顺势向前刺,直取对方的后心。

大汉吓得一哆嗦,身子急忙向旁翻滚,轱辘出去好远。

刘秀正要追击,那一高一矮两个汉字又再次冲杀过来。

这回他俩是一同出招,一个用刺击刘秀的眉心,一个用刺击刘秀的胸口。

刘秀由单手持剑,变成了两手持剑,看样子,是卯足了全身的力气。

两名大汉已做好准备,硬接刘秀的重击,刘秀大吼一声,作势要把赤霄剑全力挥砍出去,两名大汉,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刘秀的剑。

不过刘秀的剑并没有砍出,而是脚尖在地上用力一戳,一大团的泥土和小石子飞溅出去。

两名大汉做梦也想不到,堂堂的天子,竟然会用出这么卑劣、下三滥的阴招。

准备不足,二人被刘秀踢来的泥土打个正着。

两人的眼睛皆混入了沙土,疼痛难忍,已然睁不开眼睛。

高手对决,细微的失误都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何况二人现在露出这么大的破绽?

刘秀双手持剑,身子向前直蹿出去,从两人中间的缝隙一闪而过。

也就在他穿过去的瞬间,赤霄剑分向两边劈砍,咔、咔两声,两名大汉的脖颈几乎被一并斩断,身子还站在原地,但圆滚滚的脑袋已然从肩膀上掉落下来。

看到他二人被杀,剩下的两男一女眼珠子都快红了,三人一并向刘秀突去,最先击向刘秀的是链子锤。

后者脑袋向旁一偏,先是让过锤头,接着将赤霄剑向前一递,再用力一磕锁链,就听哗啦一声,锁链在剑身上缠绕了好几圈。

刘秀断喝一声,双手持剑,全力向地面劈砍。

咔嚓!缠绕在赤霄剑上的几圈锁链,被一并斩断,锤头也自然而然地断落在地。

用锤的汉子禁不住惊呼出声,拿着半截锁链,向后连退。

持剑的汉子和风韵女子,由一左一右冲杀上来,两把剑,很有默契的一同刺向刘秀的双肋。

刘秀想都没想,身形一跃而起,弹跳到空中。

见状,链子锤被斩断的大汉,手臂向外一挥,半截链子飞出,正缠在刘秀的脚踝上,他断喝一声:“你给我下来!”

说话间,他全力一拉锁链。

刘秀在空中的身子立刻失去平衡,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那对男女以为有机可乘,立刻持剑冲上来,两把剑,各在空中挽出五朵剑花,齐齐向刘秀的周身要害而去。

没有机会闪躲,刘秀暗暗咬牙,硬着头皮,迎着对方的剑花而上,就听沙沙沙的声响不绝于耳,刘秀身上的衣服,被划开七八条口子,有些口子还流淌出了鲜血。

刘秀冲到二人的近前,连出数招,将这一男一女逼得连连后退,手持锁链的汉子绕行到刘秀的背后,双手抓着锁链,打算由刘秀背后发难,用锁链将他勒住。

哪知正向前挥剑的刘秀,突然手腕一转,倒握住剑柄,将赤霄剑由自己的腋下猛的向后一插,只听噗的一声,由刘秀腋下刺出去的赤霄剑,正中持锁链大汉的胸口,剑锋在其身前入,在其身后出,一剑把他直接刺了个透心凉。

看到又一名同伴惨死在刘秀剑下,那一男一女更是怒不可言,双双扑向刘秀,没等他二人到近前,刘秀的赤霄剑脱手而飞,正灌在汉子的小腹上。

后者中剑,踉跄而退,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时候,风韵女子的剑已到刘秀脖侧,他一记横拳打出,正中剑面,将剑锋的方向打偏,没等女子回神,他身形一晃,闪到女子的背后,向后一探手,抓住女子的后衣领子,另只手一推对方的腰眼,臂膀用力,屁股向后顶。

啪,这一记过肩摔,把风韵女子摔了个结实,整个人几乎是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不等她起身,刘秀一拳猛砸下去,正中女子的后脖颈。

咔嚓!骨头断裂的声响清晰可闻,刘秀这一拳,直接打折了女子的颈椎骨。

可以说他只一拳便直接结果了风韵女子的性命,虽然对方并没有立刻咽气。

刘秀挺直身形,低头看眼风韵女子,她的脑袋不自然地侧向一旁,眼睛瞪得好大,嘴巴一开一合,似乎想要挣扎着起身,奈何颈椎已断,中枢神经受损,大脑的指令已经传不到她的四肢。

他转身走到坐在地上的大汉面前,握住赤霄剑,将剑锋从对方的小腹内一点点的拔出来。

随后他回手的一剑,干净低落地削掉对方的脑袋。

先杀两人,还可以说是这两人学艺不精,或者说是他俩太疏忽大意,但刘秀随后又连杀五人,这就不能用学艺不精或者疏忽大意来评论了。

就这一会的工夫,已经有七人倒在刘秀的剑下,对面的众人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以为,刘秀一个人被引过来,杀他是易如反掌之事,可真正交起手才发现,刘秀比他们想象中要难对付得多,武艺也高强得多。

如果他不做皇帝,而是混迹江湖,那也算是顶尖级的高手了。

剩下不足二十人,他们面面相觑,有十多号人亮出自己的武器,一步步地向对面的刘秀走过去。

站在原地没动的只有三个人,两男一女。

江湖中,的确是有刚直不阿、坚持原则的侠义之士,只不过这种人的比例很低,正因为少,他们才会被传扬,被歌颂。

剩下的这二男一女,都是打心眼里不愿意以多欺少的人。

刘秀看不到他们三位,只能看到向自己走来的那十数人。

他哼笑出声,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你们可以一起上,现在终于不再装模作样了!”

“暴君视人命如草芥,人人得而诛之!”

“对狗皇帝,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大家力合杀了他,为金潼报仇雪恨!”

十几名江湖高手,在刘秀的四周围成一圈。

率先发难的是站在他背后的一名青年,青年快速端起弩机,对准刘秀的后脑,甩手射出一支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