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一章 白衣琴师

刘秀没想到耿舒会这么说,颇感意外,耿弇也没料到,自家的兄弟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他微微皱眉,冷眼睨着耿舒,你这么讲是什么意思?

是想说,陛下封你侯还封错了呗?

耿弇沉声说道:“耿舒,你没喝酒就醉了吗?”

刘秀乐呵呵地向耿弇摆摆手,对耿舒问道:“仲元何出此言?”

耿舒正色说道:“安定、北地、上郡,之所以归顺朝廷,非西征军一家之功,更非耿舒之功,而是陛下威德使然。”

对面的耿弇都差点笑出来,啊,原来你说受之有愧,是在这儿等这呢,这个高帽戴的,真是耿弇在心里暗暗挑起大拇指,看来,自己的这位二弟真是长大了,说起场面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刘秀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抬手点了点耿舒,说道:“仲元打仗厉害,这吹捧之道,也当仁不让啊!哈哈!”

其实,刘秀不太喜欢善于吹捧、阿谀奉承的人,当然了,这也得分人。

像吴汉、邓禹、朱浮等人吹捧他,他就很受用,很简单,因为吴汉他们有能力,即便刘秀心里明知道他们是在吹捧自己,他也会不由自主地飘飘然。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耿舒身上,耿舒也同样有能力,他的吹捧同样会让刘秀很受用。

所以说,没有能力的人去吹捧刘秀,会让他感觉很厌恶,反之,有能力的人吹捧刘秀,会让他很高兴。

见刘秀大笑,以为刘秀是对自己的说词不以为然,耿舒正色说道:“陛公子,安定八个县,北地六个县,上郡十个县,合计二十四县,他们为何能一致同意,归服朝廷,只因畏惧西征军?

绝非如此!若非他们不是早就打心眼里敬畏公子,尊崇公子,绝不会因为西征军的一走一过而向朝廷臣服,如果让西征军一个县一个县的去打,想收服这三个郡,没有个一年半载都打不完啊!”

耿舒的话多少有点夸张,三个郡,二十四个县的归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县是随大流,未必是真心实意的愿意归顺洛阳。

不过大部分县愿意归顺洛阳,这也是事实,由此不难看出,刘秀的威望,洛阳朝廷的威望,的确是影响深远。

耿舒的这番话,当真是让刘秀有些飘飘然了,他开怀大笑,拿起酒杯,说道:“来来来,为我军能拿下三郡,干一杯!”

“干!”

耿弇、耿舒两兄弟拿起酒杯,向刘秀那边敬了敬,和刘秀一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洛幽在旁立刻倒满酒,刘秀笑吟吟地说道:“安定、北地、上郡的归服,让三辅北方,再无直接威胁,三辅之安全,提升了一大截。”

冯异率领西征军,一口气收服安定、北地、上郡三个郡,实际上是很大的功劳,不过冯异的运气太差,正赶上刘秀在汉阳战败。

刘秀的这口气没地方撒,倒是都撒到了冯异身上,导致冯异明明立下大功,也没受到任何的奖赏。

只是过后,冯异在汧县和安定取得两场胜利,刘秀连续给予冯异两拨奖赏,这也算是把前面亏欠冯异的奖赏给补了回来。

刘秀话锋一转,问道:“公孙收服三郡,立下大功,回到长安,非但未受奖赏,反而还受我责难,公孙可有不悦?”

耿舒连忙说道:“陛下公子多虑了,大将军并无不悦,反而还时常悔恨,未能及时回撤三辅,未能与公子一同征讨汉阳。”

刘秀哦了一声,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公孙为人,向来宽和,受到委屈,不责于人,反责于己,就宽厚而言,我远不如公孙啊!”

耿弇和耿舒吓了一跳,急忙躬了躬身子。

刘秀感叹道:“公孙从我去河北之时,冯母言:汝今尽忠,莫思尽孝。

我自为评以绝子内顾之念。

遂编而亡。

每思及此,我心悲凉。”

为了不让冯异有后顾之忧,冯母自尽而亡,这在当时已被广为流传。

耿弇和耿舒都听过这个典故,现在听刘秀提起,两人亦是心有戚戚。

刘秀又道:“公孙与我,既为君臣,亦为手足,汉阳之败,我迁怒于公孙,实在不该。”

刘秀有一点好,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还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才是天子该有的胸怀。

耿弇拿起酒杯,说道:“公子,这杯酒,我们当遥敬公孙!”

刘秀拿起酒杯,说道:“说得好!我们遥敬公孙!”

说着话,他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干。

感觉气氛有点凝重,刘秀看向耿舒,笑道:“仲元对匈奴,屡战屡胜,我汉室大臣当中,要说克制匈奴人,非仲元莫属!”

耿舒连忙欠了欠身,说道:“微臣长于上谷,常与匈奴人接触,深知匈奴人之特性,如此,方能对匈奴人屡战屡胜!”

刘秀连连点头,说道:“将来,平定了隗嚣和公孙述,卢芳将会成为朝廷的心腹之患,届时,免不了还要依仗仲元。”

“陛下折煞微臣。”

刘秀对身边的洛幽低语了几句。

洛幽应了一声,站起身形,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有店伙计进来,还领进来数名乐师和十数名年轻貌美的女子。

乐师把乐器放在一旁,有的敲,有的弹,有的吹,舞姬们则是在包厢里翩翩起舞。

耿弇和耿舒常年在军中,难得能欣赏到歌舞,兄弟俩都是边饮酒边时不时的鼓掌叫好。

刘秀也是一脸的笑意,和耿弇、耿舒推杯换盏。

正喝在兴头上,刘秀忽闻包厢外有琴音传来。

琴音抑扬顿挫,时高时低,士气磅礴,好似金戈铁马,又隐隐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耿弇和耿舒也都听到了外面的琴音,不约而同地看向刘秀。

刘秀向乐师们摆摆手,包厢内的音乐很快停止,舞姬们也纷纷躬着身形,退到一旁。

包厢内没有了音乐,外面的琴音更加清楚。

刘秀听了一会,说道:“聂政刺韩傀曲。”

聂政刺韩傀曲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广陵散,是广陵散在古时的名字。

顾名思义,此曲的主角就是春秋战国四大刺客之一的聂政,描述聂震为父报仇,刺杀侠累的故事。

当然,这个故事是瞎编的,聂政之所以刺杀侠累,并不是为父报仇,而是出于朋友的委托。

不过聂政的确是个狠人,单枪匹马,直冲侠累府,当时侠累是韩国丞相,府内侍卫众多。

聂政一个人,连杀相府侍卫数十人,最终将侠累刺死于府内,而后割面刺眼自己毁容是为了不连累家人,自尽而亡。

广陵散是首长篇曲,里面有很多的小曲目,比如发怒、冲冠、刺韩等等。

外面的琴曲,弹奏的正是刺韩,也是整首曲目的**部分。

这一段特别考验琴师的技能,既要弹奏出聂政是豪迈、勇敢,又要弹奏出金戈对战的凶险和激烈。

刘秀对广陵散并不陌生,只聆听了一会,他便可断定,琴师是位高手。

他站起身形,迈步向外走去,拉开包厢的房门,举目向外观望。

琴音是从花园中央的亭子里传来的,有树木阻挡,刘秀看不太清楚,朦胧中能看到是一白衣人坐在亭子里抚琴。

这时候,其它几间包厢的房门也都纷纷拉开,各包厢的客人似乎都有受到琴声的吸引,纷纷走出来。

刘秀向左右瞄了一眼,而后,迈步走进花园里。

耿弇、耿舒二人急忙跟上来,两人随着刘秀,一并进入花园,举目一瞧,原来亭子里坐着一位白衣女子。

看年龄,她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青衣,外面披着一层白纱,打眼一瞧,好像穿着白衣。

向脸上看,秀眉凤目,琼鼻高挺,朱唇丰润,莹润如玉。

玉指如葱,轻抚银弦,琴音犹如水银泻地,令人回味无穷。

看罢抚琴的这位年轻美貌的女子,耿弇和耿舒皆忍不住惊叹道:“好个妙人!”

此女不仅容貌过人,万里挑一,而且琴技出众,绕梁三日。

别说耿弇、耿舒被这名女子所吸引,就连刘秀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正在刘秀听得入神,也看得入神之时,突然间,不远处传出啪啪的掌声。

这突如其来的掌声格外突兀,也破坏了琴音的和谐,白纱女子的十指随之伸直,轻轻拂在银弦上。

刘秀皱起眉头,寻声望去。

只见一名二十多岁、穿着华丽的青年,从人群当中走出来,边向凉亭而去,边拍着巴掌,笑道:“这位小姐好琴技,不知小姐芳名?”

白纱女子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完,站起身形,转身向凉亭外走去。

见状,那名青年快步追上前去,来到女子近前,伸手抓住白纱女子的衣袖,嬉皮笑脸地说道:“小姐别急着走嘛!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来来来,到包厢里,你为我单独抚上一曲!”

说着话,他拉着白纱女子要往包厢里走,白纱女子红了脸,一甩衣袖,沉声说道:“公子请自重!”

“怎么?

嫌弃爷没钱?”

说着话,青年把腰间挂着的钱袋拽下来,打开袋口,向外一倒,哗啦啦,十多颗金豆子滚落在石桌上。

青年向石桌上的金豆子努努嘴,问道:“这些够不够让你为爷抚上一曲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位小姐的琴技,本可让大家一起听,但你非要独自一人欣赏,岂不无趣?”

随着话音,刘秀背着手,走进凉亭,耿弇和耿舒也随之跟了进来。

见到有人横插一杠,青年面露不悦,转头看向刘秀,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不管刘秀是不是天子,他的外在形象极佳,身材高,因为精于武技的关系,身上几乎找不到赘肉,向脸上看,龙眉虎目,鼻梁高挺,薄唇似剑,双眸晶亮,炯炯有神,看人时,有不怒而威之感,自然而然的让人感受到一股压力。

这是上位者的威压,并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

如果刘秀长相不佳,青年或许还不会动怒,但看到对方的容貌完全把自己比下去了,心中顿生嫉恨,他嘴角扬起,冷笑着说道:“你他娘的算哪根葱,敢这么和老子”他话还未说话,刘秀身后的耿弇和耿舒一同变色,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震喝道:“放肆!”

说话间,耿舒率先冲了上去,一巴掌拍向青年的面颊。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青年的身子横着踉跄出去三、四步,站立不足,一屁股坐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