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四章 骑兵之战

在重装骑兵面前,连最擅长对付骑兵的奔命郎,都已无从下手。重装骑兵的战马,身上披着一层鱼鳞甲,从背部一直垂挂到小腿,几乎要碰到地面。

想要斩断重装骑兵的马腿,要么一刀砍开鱼鳞甲,要么先把鱼鳞甲提起来,再去砍马腿,但这两种办法都很不现实。

在骑兵面前,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是一刀不中,人家反手的一矛就把你刺死了,更别说去提战马身上的鱼鳞甲了。

此时此刻的战场上,重装骑兵真就如同无敌一般的存在,向前推进时,无人能阻挡。

无论冲杀上来的是羽林郎还是奔命郎,无论是羽林军还是虎贲军,都被重装骑兵无情的碾压过去。

刘秀和龙渊都已身负重伤,尤其是刘秀,满脸都是血,胸前插着两支弩箭,小腹还插着一支弩箭,三处箭伤都很严重。

龙渊身上的箭伤也不少,只不过负伤的位置没有刘秀的箭伤那么凶险。

洛幽和龙准搀扶着刘秀和龙渊,向后连退。可是他们退后的速度,又哪能快得过骑兵。重装骑兵的速度再慢,也要比他们的两条腿快得多。

很快,第一排的重装骑兵推进到他们近前,一杆杆的长矛向他们身上刺过来。洛幽持剑格挡。当、当,两支长矛被弹开,但紧接着,第三支长矛又刺了过来。

洛幽因为搀扶着刘秀,无法闪躲,只能仓促收剑,再次出剑格挡。

只不过这次她出剑的力气不够,未能把长矛完全挡开,就听沙的一声,长矛从她的肩头掠过,将她肩头的衣服划开一条口子。她感觉肩膀火辣辣的疼痛,拉着刘秀向旁闪躲,让开马头的同时,回手扫出一剑,沙,剑锋划在战马的脖颈处,剑锋摩擦着鱼鳞甲的甲片,蹭出一连串的火星子,但鱼鳞

甲丝毫未损,战马更是毫发未伤,马上的骑士居高临下,对准洛幽的胸膛,狠狠刺出一矛。没等洛幽做出应对,刘秀一挥手臂,把洛幽猛的推开。

唰!长矛刺空,当骑士向收回长矛,想要再攻的时候,刘秀出手如电,将矛杆死死抓住,向回用力一带的同时,一剑刺了出去。噗!他这剑,正中战马的脖颈。

别看洛幽的一剑未能划开鱼鳞甲,但刘秀的赤霄剑,却轻而易举的将鱼鳞甲刺穿,剑锋深深插入战马的脖颈内。

战马嘶鸣一声,轰然倒地,马上的骑兵也摔滚下来。

洛幽哪会错过这个机会,箭步上前,一剑结果了骑兵的性命。

“陛下!”洛幽快步来到刘秀近前,把他摇摇欲坠的身子再次搀扶住,关切地问道:“陛下,你的伤……”

刘秀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还扛得住!”说着话,他看向前方的重装骑兵,眯缝着眼睛说道:“不用管我了,你找机会先走!”

说着话,他抬手抓住胸前的一支弩箭,作势要拔出来。

交战中,身上插着弩箭实在太碍事。

见状,洛幽急忙把刘秀的胳膊拉住,急声说道:“陛下不可!”弩箭插在身上,失血的速度还能慢一点,一旦把弩箭拔掉,那只会造成失血加速。

还没等刘秀说话,重装骑兵的进攻又到了,这回是一杆长刀向他二人劈砍过来。

洛幽怕波及到刘秀,立刻向前两步,持剑硬抵对方的锋芒。当啷!刀剑碰撞,洛幽手中的佩剑,险些脱手飞出去。

她不是以力气见长,洛幽的招式,都是以轻盈灵巧、诡异莫测为主,这种硬碰硬的打发,并不适合她。

只一招,洛幽的虎口就被震裂,鲜血流淌出来。杀来的武将一刀不中,又是一刀,当头劈下。

洛幽身子向旁闪躲,让开锋芒,战马要从她身边掠过的时候,那名武将向旁侧踢了一脚,正踹在洛幽的胸口上。

她身子后仰,噔噔噔的连退了三步,没还等她把身形稳住,斜侧方又刺过来一矛。

她身子向下扑倒,险险躲过这一矛,不过四周推进上来的重装骑兵们业已到了她近前,数支长矛不断地向洛幽身上刺去。

洛幽在地上连连翻滚,沙沙沙,长矛不停地刺在她翻滚过去的地面上。

就这一会的工夫,洛幽的身上至少被长矛的锋芒划开七八条口子。

她的力气已然用尽,躺在地上,看着一名跑到自己近前,高高举起长矛的重装骑兵,心中禁不住暗道一声完了!

就在洛幽都准备闭眼等死,那名重装骑兵准备将她一矛刺毙的时候,猛然间,就听嗖的一声,一支弩箭飞射过来,正中那名骑兵的哽嗓咽喉。

骑兵高举着的长矛再也没有机会刺下去,坐在马背上的身子摇晃几下,大头朝下地栽了下去。

洛幽急忙从地上坐起,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刚才射来的那支弩箭,正是刘秀甩出的袖箭。

刘秀踉跄着走到洛幽近前,把她挡在自己的身后。现在已然没有地方可躲了,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敌人的重装骑兵。

看着迎面而来的又一名重装骑兵,刘秀深吸口气,双手持剑,正要与之力战,这时候,就听嗖的一声,一支箭矢飞射过来。

箭头蹭着那名骑兵的头盔掠过,擦出一团火星子。

重装骑兵不由得一怔,目光下意识地越过近前的刘秀,举目向前方望去。

他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就听噗的一声,一支箭矢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中他的胸口。箭矢穿透他胸前的铁甲,深深嵌入他的胸膛。

啪!

啪啪!

啪啪啪!刚开始,只是零星的箭矢飞射过来,但很快,越来越多的箭矢飞到,重装骑兵身上的铁甲,挡不住飞来的箭矢,马上的骑兵们接连不断的中箭倒地,就连战马,也时不时

地扑倒下去。

刘秀和站起身的洛幽回头望去,只见己方的背后,风驰电测般跑来一大群骑兵,速度之快,仿佛旋风一般。

幽州突骑!更确切的说,是幽州突骑中的弓骑兵。这些骑兵,速度极快,而且无论是马术,还是箭术,都堪称出类拔萃。

骑兵们坐在奔驰的战马上,纷纷捻弓搭箭,接着战马冲锋的惯性,将箭矢射出。

飞出去的箭矢不仅射程更远,而且速度更快,力道更足,即便是重装骑兵的鱼鳞甲,也抵挡不住弓骑兵的箭射。

跑在这些骑兵前面的有两位,一位是马武,另一位则是耿舒。

耿舒本在冯异麾下,于并州与卢芳军作战,后来听闻刘秀率军于凉州作战不力,冯异才令耿舒率领幽州突骑,先行赶到凉州增援。

当耿舒率领幽州突骑,穿过并州,赶到三辅时,正碰见汉军的大举回撤。

他向汉军将士们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陛下不在后撤的队伍里,而是还留在汉阳郡断后呢。

耿舒没有多做考虑,立刻率部进入汉阳。已经回撤到三辅的马武,带着三百汉骑兵,跟着耿舒,一并去救援刘秀。

不得不说,马武和耿舒的救援太及时了,哪怕再晚个一时半刻,他二人还能不能见到活的刘秀都是两说。

就马儿的强壮而言,幽州战马的确不如凉州大马,但幽州马的速度更快,也更加灵活。

尤其是幽州突骑中的弓骑兵,简直就是重装骑兵的克星。

他们可以凭借速度上的优势,始终与重装骑兵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在这个距离,他们能以弓箭射中对方,而对方的弩箭却难以射中他们。

此时,打头阵的弓骑兵对重装骑兵开始箭射,重装骑兵接连不断的中箭落马,一时间,重装骑兵的阵营开始大乱。

见到敌军来了骑兵,西凉铁骑重新列队,向弓骑兵冲杀过去。

不等西凉铁骑冲到弓骑兵近前,幽州突骑已冲出己方阵营,迎着西凉铁骑攻杀过去。

这是一场幽州突骑与西凉铁骑的正面碰撞,双方是针尖对麦芒的战到一起。

趁着幽州突骑顶住西凉铁骑,弓骑兵又压制住重装骑兵,马武带着三百汉骑兵,冲向刘秀那边。

刘秀等人附近的重装骑兵,已被弓骑兵压制得连连后退,马武等人顺利跑到刘秀近前,看到身上有好几处箭伤的刘秀,马武大急。

他红着眼睛叫道:“陛下,快上马!”随着话音,他伸出手来,拉住刘秀,让他坐在自己的身前。

其余的骑兵,纷纷带上龙渊、龙准、龙孛、洛幽以及其他还存活的两百多名汉军,调头就往回跑。

耿舒看到马武已成功救出陛下,将哨子含入口中,啾啾的连续吹起。听闻哨音,与西凉铁骑交战的幽州突骑,纷纷调转马头回撤。

西凉铁骑哪甘心放他们离开,追后便追,可惜,就拼速度而言,西凉大马还真就快不过幽州突骑。

反过来讲,如果幽州马的速度不够快,幽州骑兵也就不配称为突骑兵了。

幽州突骑奔跑起来,那真是一骑绝尘,西凉骑兵跟在后面,只有吃尘土的份。

西凉铁骑也就追出百余米远,弓骑兵的箭射又到了。啪啪啪!随着箭矢飞射下来,西凉铁骑时不时的被射翻在地,追击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去。

在弓骑兵的掩护下,马武带着负伤的刘秀,一路向东,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摆脱了敌军。

这一场交战,刘秀率两千将士迎战万余西凉铁骑,几乎是全军覆没,最终是在己方骑兵的及时援救下,才总算侥幸逃出来,只不过两千人已只剩下两百来人。

而且人们没一个是全身而退的,个个都带着伤,挂着彩,光是在撤退过程中,便有十多名重伤的兵卒未能挺住,一命呜呼。

不过刘秀的阻击并非毫无意义,起码让西凉铁骑也付出千余伤亡的代价。

要知道这支西凉铁骑可是隗嚣的命根子,压箱底的宝贝,这次出现千余伤亡的损失,而且还没有取得任何的战果,即便是王元,也不好向隗嚣交代。

此战过后,王元不敢再派出西凉铁骑追击汉军,这也让汉军将士在撤退的过程中压力大减。

且说马武和耿舒等人,带着负伤的刘秀,一口气跑出数十里地,得知敌军没有追杀上来,马武和耿舒这才率部停下来,原地休息。耿舒第一时间派人找来姜诗云,让她为刘秀处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