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二章 步骑之战

以两千步兵抵挡一万骑兵,看似是自寻死路,以卵击石之举,而在刘秀眼中,这一仗也不是不能打。

毕竟他手下的两千将士也不是白给的,其中有羽林郎、奔命郎,还有羽林军、虎贲军,这些都是能以一敌十的精锐。

另外,当前的局势让刘秀也不能退,他若是撤走,吕进那边的一万多将士全都得遭殃。倘若如此的话,他还不如不来复乡,他不来,责任反而不大,如果现在因为他的临阵退缩,而导致吕进等一万多将士全军覆没,那他要负首责,这也会成为他一辈子都抹

不去的污点。

眼瞅着敌军已进入射程,刘秀高高举起赤霄剑,大声喊喝道:“听我号令!放箭——”

随着刘秀一声令下,汉军阵营里一下子腾空一面箭雨,划破长空,挂着刺耳的呼啸声,由半空中砸落向骑兵方阵。

叮、叮、叮——

箭如雨下,向前冲刺的骑兵,时不时的有人中箭落马,也不时有箭矢穿透战马身上的皮甲,连人带马,轰然扑倒。

汉军的箭阵,虽然对骑兵方阵造成杀伤,但还不足以阻止一万骑兵的突进,很快,骑兵已经越过第二支定位箭。

刘秀喝道:“弓箭手继续,弩箭发射!”

他话音刚落,端着弩机的汉军纷纷扣动悬刀,弩箭纷纷飞射出去,跑在最前面的数十骑,无不是人连人带马的翻滚倒地。

不过即便弩箭加入汉军的箭阵,也依旧阻挡不住西凉铁骑。刘秀深吸口气,喊喝道:“盾兵准备迎敌!”

刘秀率领的汉军,是长途跋涉而来,其中没有重盾兵,前排的盾兵,手中拿着的都是包裹着铁皮的小圆形盾牌。

看到迎面而来的骑兵越来越近,刘秀大喝一声,弓在后面的左脚,用力一踏地面,整个脚掌都快没入到泥土当中。

他把盾牌顶在身前,身子前倾,后脚死死蹬踏住土坑,做好硬挡敌军骑兵冲撞的准备。

终于,一匹西凉铁骑冲到他的近前,战马的前胸,结结实实地撞在他手中的盾牌上。

那一瞬间,刘秀感觉千钧之力席卷而来,强大的冲击力虽不至于把刘秀撞飞出去,但也让他身子后仰,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了两大步。

如果不是洛幽等人把他牢牢扛住,估计刘秀连站都站不住。

冲撞过后,战马上的骑兵惊叫一声,从马背上飞扑出去,摔入汉军的人群里,立刻被汉军用长矛刺成了马蜂窝。

刘秀稳住身形,他手中的小圆盾已然变了形,原本是平面,现在已经变成l形。

他随手把小圆盾扔掉,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就如同散了架子似的。他刚喘息口气,又有一骑来到他的近前,刘秀身形一跃而起,人在空中,赤霄剑横扫而出。

西凉铁骑从他身边掠过,但马上骑士的头颅已然倒飞出去,从他身边过去的是一名无头骑士。

刘秀连续顶住两名骑兵,向自己的左右观瞧,只见一匹匹的西凉铁骑接连不断地撞在己方盾阵上,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前排持盾的兵卒,每个人的背后都有数名兵卒顶着,让他们不至于被骑兵撞飞。

西凉铁骑冲撞上来,持盾的兵卒很多人都是被撞得口鼻喷血,骨头断裂的脆响声清晰可闻。

看到西凉铁骑的冲击力太强,己方的盾阵难以抵挡,刘秀大声喊喝道:“奔命郎出战!”

要说对付骑兵,奔命郎是最在行的。他们手持斩马剑,冲出汉军阵营,在地上连连翻滚。

所过之处,不仅能躲避开战马的践踏,而且还总能将身边战马的马腿斩断。

随着马腿折断,战马嘶鸣着扑倒在汉军阵营的面前,马上的骑士们也都纷纷摔滚下来,轱辘到汉军的脚下,迎接他们的是长矛、长戟的连刺。

冲在前面的骑兵接二连三的被汉军斩杀,后面的骑兵不受丝毫影响,继续往前冲锋。

西凉铁骑的数量实在太多,即便强悍如奔命郎,在面对如此众多骑兵的情况下,也难以保全。

很多奔命郎打着打着,就被不断冲来的骑兵撞翻,接下来,他们再没有重新爬起的机会,战马从他们的身上直接践踏过去,将其踩成一团肉泥。

看到己方的奔命郎折损不断,刘秀立刻又下令:“奔命郎后撤——”

在他的指挥下,顶在己方阵营前面的奔命郎们,纷纷退回到本方阵营内。接替他们的是长矛兵。

与奔命郎比起来,长矛兵的战力要差上一大截,抵挡不住骑兵的冲阵,西凉铁骑如同推土机一般向前推进,横冲直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在骑兵的铁蹄之下,汉军兵卒都不是一排一排的倒下,而是一片一片的倒下。这种情况下,刘秀也豁出去了,对身边的龙渊等人喝道:“随我迎敌!”

刘秀喊完话,大步流星地向奔跑出去,在他的正前面,正有一骑飞奔而来。

双方是面对面的对撞,眼瞅着一人一马要撞到一处,刘秀腾空而起,直接撞在马背上的骑兵身上。

那名骑兵闷哼一声,与刘秀一并摔下战马,落地后,刘秀紧接着补了一剑,将其刺毙在地。

唰、唰!两支长矛,分从他的左右两侧刺来。刘秀向前翻滚,与此同时,赤霄剑在地上画出一个圆形的寒光。

两匹从他左右两侧飞驰过去的战马,同时双蹄折断,嘶鸣着倒地。

刘秀站起身形,喘了口粗气,这时候,一支银枪在空中画出一道电光,向他的胸前刺来。刘秀急忙抬起赤霄剑,以剑面挡在自己的胸前。

当啷,这势大力沉的一枪,正捅在赤霄剑的剑面上,爆出一大团的火星子。

再看刘秀,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去数米远。

他脸色泛白,感觉嗓子眼发甜,胸口发闷,一口老血险些吐出来。他经验丰富,心里清楚,这口血若是吐出,必伤元气,接下来他也就没有再战之力了。

刘秀紧咬着牙关,将这口气老血硬吞了回去。他的脸色随之由白转红。手持银枪的将领从刘秀身侧骑马越过,过去的瞬间,他又是一记回马枪,反刺刘秀的后心。他身子前躬,躲避开银枪锋芒的同时,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整个人倒着跳了出去,追至马上的背后,一伸手,把马尾死死抓住。另只手向外一挥,赤霄剑画出一道红芒

,把战马的两只后腿一并斩折,

战马哀鸣,身子近乎于直立着向后翻倒。马背上的那名骑兵将领忍不住惊叫出声,身子重重地摔落在地。

刘秀扭转身形,向落地的敌将飞扑过去,借着下落的惯性,一剑劈砍下去。

噗!

剑锋正中那名将官的脖颈,后者声都没吭一下,脖子断开,当场毙命。

刘秀刚从地上爬起,立刻又有数骑冲杀过来,不过这几名骑兵还没到刘秀近前,便有两人被斩下战马。

出手的,一个是洛幽,一个是龙准。斩杀一骑,龙准对洛幽说道:“去保护陛下!”说着话,他提剑又冲向其它的骑兵。

洛幽看了龙准一眼,回身跑到刘秀近前,看他脸色红的不自然,她关切地问道:“陛下受伤了?”

刘秀先是摆了摆手,缓了片刻,他方开口说道:“没事,只是小伤!”说着话,他深吸口气,对洛幽说道:“不用管我,能杀几敌,就杀几敌!”

说着话,他举目看向战场的局势,己方的阵营,已然被骑兵冲得七零八落,战场上的局势是一片混乱。他以为,己方这两千将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应该具备和一万骑兵一战之力,可事实证明,他错了,再精锐的步兵,终究还是步兵,面对骑兵时,步兵的劣势不是靠超强

的单兵作战能力所能弥补,再者说,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可不是寻常骑兵,而是汉代骑兵两大名牌之一的西凉铁骑。

两千汉军精锐,被一万西凉铁骑的一轮骑兵冲阵,便给冲散了。全军上下,已毫无阵营可言,人们只能各自为战。

就在汉军苦苦支撑的时候,先前已然透阵而过的千余骑兵,纷纷调转回头,又对汉军发起反向冲锋。

骑兵冲阵,就如同犁地一般,在敌军阵营中先冲过去,再冲回来,然后再冲过去,再冲回来,如此反复,寸草不留,铁蹄之下,众生平等。

再厉害的高手,于骑兵冲阵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脆弱。幽州突骑就是这样的打发,西凉铁骑也是同样的打发,可以说所有骑兵作战,基本都是这样的套路,以反复冲阵来彻底摧毁敌军,骑兵的信条,骑兵存在的价值,没有别

的,就是进攻。

看着己方被冲散的将士们,刘秀算是体会到了何为螳臂当车。

狭路相逢,两千步兵想挡住一万骑兵,那就是白日做梦。刘秀环视战场,长长吐出口浊气,而后他大吼一声,持剑又再次迎向冲来的敌军。

螳臂是不能挡车,但在你压死我之前,我也要格你一下;卵是不能撞碎石头,但我在临碎之前,也要撞掉你一个齿。

这就是刘秀此时此刻的想法。己方即便是战败了,也要尽可能的拖住这支西凉铁骑。刘秀将一名骑兵拉下战马,他纵身跳了上去,于马上抡剑与敌军对拼。打着打着,刘秀就觉得身下一软,战马轰然倒地,他反应也快,向旁翻滚,人还没有起来,赤霄剑已先刺出,正中一匹战马的马腹,战马的肚皮被划开,红白相间的肠肚

一并流淌在地,马上的骑士也摔落下来。刘秀干脆利落的一剑,将他的脖颈刺穿。他回头一瞧,原来他骑的那名战马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插了数支弩箭。

他稍微分神,耳侧便传来劲风之声。刘秀下意识地向下低头,沙,一把长刀从他头顶划过,将他的头盔斩落下去。

刘秀回头一瞧,只见一名敌将正在拨转马头,再次向他冲杀过来。刘秀吸气,提剑主动迎上去。

双方接触到一起,那名敌将一刀横扫,斩向刘秀的腰身,刘秀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剑锋划向对方的脖颈。那人立刻收刀,挡在自己的面前。

当啷!剑锋砍在刀杆上,爆出一团火星子。刘秀在空中停滞的身形已到极限,就在他下落之际,对方一刀劈向他的头顶。与此同时,由另一边,几乎同时飞射过来两支弩箭,一箭射向刘秀的肋侧,一箭射向刘秀的的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