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亲往救援

当晚,刘秀带领五千汉军,悄悄离开军营,北上去往复乡。

现在隗嚣军各部还没有到达陇关一带,刘秀率领的五千汉军,从隗嚣军各部的缝隙之间,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行过去,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隗嚣军的探子可是遍布在汉军大营四周,五千兵马的动向,想躲避开隗嚣军探子的耳目,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刘秀才选择晚上行动,而且交代下去,全军将士禁止说话,不许点燃火把,后面的兵卒拉着前方兵卒的衣带往前走。要知道在当时,这样的行军可是极其危险的。没有路灯,能见度极低,只要有一块乌云飘过来,遮挡住月亮,那就是伸手不见五指;没有道路,看不见任何的标志物,完

全是两眼一抹黑的往前去,根本无法辨别方向。

这时候,刘秀的夜眼发挥出极大的作用,他服用过金液,即便是在晚间,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视力也要远远超过常人。

刘秀走在最前面引路,行出二十余里地后,他停下脚步,侧头说道:“张灯!”

随着他的话音,虚英、虚庭、虚飞立刻拉过来一大块帐布,遮挡在刘秀的头顶上。龙渊钻了进来,将火折子取出,吹着。洛幽拿出地图,铺在地上。

刘秀低头看眼地图,在地图上指了指,说道:“我们现在在这里!前方有两条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向左可直达复乡,向右需要绕个弯子。”龙渊低下头,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芒,眼睛都快贴在地图上了。他仔细看了好一会,抬头说道:“陛下,属下以为,左边的这条路虽近,但隗嚣军必然已在这条路上层层设

堵,我军想悄悄通行过去,几乎没有可能,走右侧的路虽远,但隗嚣军不会在这条路上重点布防,我军的行动反而更隐秘!”

他说的这些,和刘秀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说道:“好!我们就走右边的这条远路!”

定下了路线,洛幽收起地图,龙渊也吹灭火折子,虚英、虚庭、虚飞三人合力把帐布收起。

他们一行人,走右侧的路线,继续往北行进。天至寅时,也就是凌晨三点,刘秀看到左前方有一大片树林。

凉州这个地方,树林不太好找,而且现在已到寅时,再过半个多时辰,天就亮了,他们必须得先找到一处藏身之地。

刘秀停下来,对龙渊等人说道:“前方有片林子,我看可让我军隐藏,虚英、虚庭、虚飞,你们率军在此等候,龙渊、龙准、龙孛,你们随我去林中打探。”

林地在凉州属稀缺资源,于凉州行军,扎营都喜欢扎在林子里,其一是可以很好的隐藏行踪,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凉快。

在林中扎营,有树木可以遮阳,比暴露在太阳底子清凉得多。

当然,林中扎营也有危险,就是怕火攻,当年刘备倾全国之力攻吴,脑子抽筋,跑到林中扎营,结果被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一败涂地,逃到白帝城后一命呜呼。

现在,刘秀担心林中有隗嚣军驻扎,所以带上龙渊、龙准、龙孛先行打探。洛幽见刘秀没有带上自己,急了,拉住刘秀的袖子,问道:“陛下,婢子呢?”

“你留在这里!”

“婢子也要去!”

刘秀看了她一眼,见洛幽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他迟疑了片刻,还是点头说道:“走吧!”

他们一行五人,直奔前方的树林而去。快要接近树林的时候,刘秀停下脚步,并向洛幽、龙渊四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停下来。

他蹲下身形,眯缝着眼睛,仔细观瞧,观察了好半晌,他慢慢抽出陪下的赤霄剑。见状,洛幽、龙渊等人也都绷紧了神经,不约而同地握住佩剑的剑柄。

刘秀转头,看向四人,先是伸出两根手指,而后用一根手指指上,又用一根手指指下。意思是,对方有两人,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洛幽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秀,相隔这么远的距离,陛下还能看清楚前方的树林?甚至把藏在树上的人都看到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洛幽毕竟跟随刘秀的时间太短,刘秀身

上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都不清楚。

意识到林中有敌人,众人皆加足了小心。刘秀等人猫着腰,一点点地向前方摸去。

树林的边缘,的确有两名放哨的隗嚣军兵卒,一个人手持长矛,坐在数根底下打盹,另一人则在他的头上,蹲在树杈的根处。

两人都没有拿火把,一坐一蹲,一动不动,在黑漆漆的夜里,还有树荫做掩护,不走到近前,根本看不清楚这里有俩人。

坐在树下的那人正在闭目养神,一截剑尖从他背后缓缓探了出来,无声无息地横在他的脖颈前,毫无预兆,那半截利刃猛然在他的脖颈处划过。隗嚣军兵卒身子一震,张大嘴巴,似乎想要大叫,但他一个字都喊不出来。也就在他身子倒下的瞬间,一条黑影拔地而起,人在空中,脚尖用力一点树干,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黑影的身形随之又向上弹高了两米,凌空来到蹲于树梢那人的背后,一剑向前刺出,正中那人的后脖颈,那人同样未发出叫声,身子向前扑倒,从树梢上大头朝下

的栽下来。

树下又有一条黑影蹿出,探出双臂,将掉落下来的尸体接住,然后慢慢放到地上。

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两名岗哨,全部毙命。刘秀走在前面,洛幽、龙渊四人跟在后面,向树林深处走去。

期间,他们又除掉一明一暗两个岗哨,走到树林的中心地带,这里还真有一片营地,大大小小的帐篷数十座之多,保守估计,大概有一千人左右。

打探清楚敌情,刘秀五人路远撤回。回到己方阵营,刘秀和龙渊、虚英等人低声商议。

刘秀先是讲述了一下林中的情况,而后,他说道:“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穿行过去,要么,将林中的这支敌军全歼!”

虚英举目望望天色,皱着眉头说道:“寅时已快过半,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们这五千人,若不能找到隐蔽之处,随时可能暴露行踪啊!”

刘秀点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只有五千人,深入敌军腹地,隐藏行踪,至关重要,面前这片林地,就是一处极佳的隐蔽之所。”

龙渊接话道:“敌军只有千人,我军可将其歼灭!”

刘秀说道:“要动手,就不能留下活口,不能有一点风声传出去!”龙渊和虚英等人齐齐点头应是。刘秀说道:“我带一千人,绕行到北侧,龙渊,你带一千人,绕行到西侧,虚英,你带一千人,绕行到东侧,龙准、龙孛,你二人带一千人

,留在南侧,虚庭、虚飞,你二人带一千人,于林外巡弋,截杀逃兵!”

听闻刘秀的安排,众人皆无异议,异口同声道:“喏!”

在刘秀的安排下,五千汉军,分成了五部分,当刘秀率领的一千汉军绕行到树林的北侧时,天边已然泛起鱼肚白。

过了两刻钟,到了约定好进攻的时间,刘秀从树林外的草地中站起身形,率先向林子跑去。洛幽和一千汉军,紧随其后,如潮水一般,向林中涌去。林子北侧这一边也有岗哨,现在天已蒙蒙亮,光线也充足起来,看到有许多的汉军突然奔袭过来,岗哨们吓得脸色大变,可还没等他们喊叫预警,十数支弩箭已先飞射过

来。两名岗哨,皆是身中数箭,颓然倒地。刘秀健步如飞的冲入林子里,深入十几米,迎面走来三名隗嚣军的巡逻兵。巡逻兵都没看清楚刘秀的具体样子,后者从树后蹿出,

瞬间到了三人近前,赤霄剑连续刺出,三名巡逻兵同是脖颈被刺透,踉跄倒地,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刘秀率部杀到林子中央的隗嚣军营地时,龙渊部、虚英部、龙准龙孛部也都杀到了。还处于睡梦中的隗嚣军,被突然到来的汉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许多隗嚣军兵卒都没来得及跑出营帐,营帐已先被汹涌而来的汉军扯倒,兵卒们被营帐盖在下面,想逃都逃不出来。

汉军兵卒们手持长矛,对着营帐下面的众人,乱捅乱刺。

有些反应快的隗嚣军,即便跑出了营帐,身上也没有盔甲,手中也没有武器,被外面的汉军用长矛挑杀在地。

隗嚣军营地的场景,都不能算是交战,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隗嚣军领头的是一名校尉,手持战戟。

他刚跑出寝帐,都没来得及上马,便被突然冲过来的洛幽一剑划过小腹。

隗嚣军校尉痛叫出声,持戟还想杀向洛幽,不过他感觉自己的脚面一热,低头一瞧,原来白花花的肠子已然从他的小腹内流淌出来,砸在他自己的脚面上。

“啊——”校尉又惊又惧,尖叫出声,洛幽接踵而至的一剑,干净利落地隔断他的喉咙。可怜这位校尉,连上马一战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洛幽出其不意的刺杀。

失去了指挥官的隗嚣军更乱,更不是汉军的对手。

侥幸逃出营帐的隗嚣军兵卒,都是光着膀子,穿着亵裤,赤手空拳的四散奔逃,大多数人都没来得及逃进林中,便遭到汉军的杀戮。

少数侥幸逃进林子里的隗嚣军兵卒,也被汉军安排在林中的兵卒围杀。极个别的兵卒即便跑出了林子,又被在林外巡弋的汉军截杀。

刘秀判断的没错,林中的确有一千隗嚣军。在刘秀的指挥下,汉军让这一千之众的隗嚣军一个没跑掉,全部惨死在林中。

这批隗嚣军倒是给刘秀部带来的不少的给养,其中有粮草、水、甲胄、武器等等,另外,他们还缴获了一千套几乎没有破损的军装。

如此一来,刘秀可让一千名汉军乔装成隗嚣军的模样,在前探路,己方在接下来的行军中,安全也更有保障了。

在林中休息了一天,到了夜晚,汉军又是在刘秀的带领下,继续向复乡行进。长话短说,翌日天亮,以刘秀为首的五千汉军,终于抵达复乡附近。

先一步去前方打探的斥候纷纷快马跑回来,向刘秀禀报,复乡已经被隗嚣军包围,看隗嚣军之兵力,应不下三四万人。

隗嚣军的包围圈,是个大半圆形,开的那条口子,便是复山,那里是条死路,汉军想跑也跑不了。听闻斥候带回的消息后,刘秀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将士,向敌军发起进攻,突破敌军的包围圈,进入复乡,与己方将士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