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关键时刻

陇县,陇城。

王元现在就在陇城。

陇城内守军真实的数量,要比汉军打探到的消息多得多。

按照汉军的打探,陇城内的守军只有数千人,最多也就一万出头。

而实际上,陇城守军的数量多达五万之众。

在耿弇率军攻打陇城的时候,城内大多数的守军都未参与到守城战中,而是留在城内的军营里,按兵不动,给汉军造成陇城守军数量不多的假象。

第一天的攻城战结束后,汉军无功而返,而陇城城内的王元,立刻对守城军队做了更换,把激战一天的将士们替换下去,更换上还未参与战斗、满编的军队。

等到第二天攻城的时候,汉军已显现出疲惫之态,可守军却是生龙活虎的生力军。

第二天的攻城战打完,王元对防守军队再次做出更换。

到了第三天,汉军的状态已是疲惫不堪,而守城的军队,依旧是支生龙活虎的生力军。

在这种状态之大,汉军能攻得下陇城才怪呢!不过,王元也有失误的地方,或者他太过于谨慎。

街泉守军和清水守军,向陇县这边靠拢,对耿弇部已经形成包夹之势,而在这个关键时刻,王元还是选择了有所保留。

藏于陇城的五万大军,并没有倾巢而出,只是出动了三万人,使得合围耿弇部的兵马是六万,而不是八万。

虽然只有两万人的差距,但却给了耿弇部难得喘息之机,使其成功与赶过来的增援的马武部和王霸部汇合到一处。

纵观整场战局,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王元唯一失误的地方。

听闻探报,耿弇率部向武山方向撤退,王元立刻召集麾下众将,商议如何追击敌军。

现在,王元麾下众将都是士气高涨。

人们围站在地图的四周,其中一名将领说道:“此战,我军已具备优势,而敌军势衰,只在做困兽之斗罢了,倘若我军不能全歼敌军,让敌军成功逃回三辅,回去之后,实在无法向大王交代啊!”

“没错!耿弇、马武、王霸这三支敌军,我军定要将其全歼才行!”

王元嘴角上扬,看了看气势如虹的部下们,突然抬起手来,一指地图,说道:“这里,便是我军与敌军的生死之地!”

众将的目光齐刷刷落在王元手指的地方,齐声说道:“断武谷!”

“没错!武山的断武谷!”

王元点头。

众将面面相觑,其中有名将官小声说道:“将军,我方在断武谷可没有设下伏兵,也阻断不了敌军的退路啊!”

王元摆了摆手,问道:“你们有谁去过断武谷?”

不少将官纷纷拱手施礼,说道:“末将去过!”

王元问道:“断武谷地势如何?”

一名将官皱着眉头说道:“山谷狭窄,就是一条劈山的裂缝,谷内只能容两三个人并肩而行,马车都进不去,还有,谷内全是乱石,行走极为困难,这条路线,别说大军难以通行,就连熟悉武山的猎户都不愿意走。”

王元笑了,慢悠悠地说道:“断武谷为穿过武山的必经之路!敌军三万之众,要想全部通过断武谷,起码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敌军的主力都被堵在谷外。”

说到这,王元突然停顿住,乐呵呵地看着众人。

“将军的意思是,我军可趁此机会,对汉军发起全力猛攻,被堵在断武谷外的敌军,如同被堵在一条死路上,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我军可将其全歼!”

王元乐呵呵地说道:“耿弇已经料到,我方会在大路设堵,他若从大路撤军,必遭我军之堵截,所以,他才决定改走小路。

只是,耿弇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儿还是太年轻了,他不知道断武谷这条路线是有多凶险!”

在场众将,脸上无不露出兴奋之色,纷纷说道:“先杀耿弇、马武、王霸,再杀傅俊、臧宫,生擒刘秀,我等跟随将军,都将立下不世之功啊!”

王元仰面而笑,他双手拍在桌案上,振声说道:“此战,我军务必不能再放走敌军,定要将敌军全歼在断武谷外!”

“喏!”

众将齐齐插手施礼。

王元集结了本方的全部兵马,合计八万之众,兜着汉军的屁股进行追击。

以耿弇、马武、王霸为首的三万汉军,一路东行,不日,便进入到武山境内。

武山山高陡峭,根本无法翻越,要想通过武山,只有一条小路,就是断武谷。

断武谷就像是有一巨人,一斧子把武山劈成了两半,在武山的中央劈出一条大峡谷。

这条峡谷太险峻了,上面窄,下面宽,但下面最宽的地方,也就一米多宽,这种地形,在山谷顶上根本无法设伏。

先不说伏兵能不能爬上山顶,山顶上有没有立足之地,哪怕是上去了,找到立足之地,石头也投掷不下来,因为山谷越往上越窄,投掷的石头都得被卡在上面。

山谷的底部,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棱棱角角的,仿佛一把把石刀,走在上面,让人连落脚点都难找,一不小心,鞋底就得被刺穿,脚掌划开口子。

耿弇所选择的小路,断武谷是必经之路,没得选择,他们只能走这里。

亲眼目睹了山谷的情况,马武、王霸等汉军将士无不暗暗咧嘴,这么狭窄的山谷,他们三万将士怎么过啊!马武对耿弇说道:“伯昭,这么窄的峡谷,我军的马车根本过不去!”

耿弇眯缝着眼睛,沉吟片刻,说道:“卸下马车,把辎重都放在马背上,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

说完话,见众人都在原地傻站着,呆呆地看着自己,他拍了拍巴掌,振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快快快,拆卸马车!”

马武和王霸等人叹口气,只能按照耿弇的命令行事。

很快,第一批汉军开始进入峡谷内。

人们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峡谷内缓慢前行。

站于谷外的耿弇举目望望天色,眉头紧锁,冲着谷内大声喊道:“快一点!这样的速度,我们三五天都过不了断武谷!”

走在山谷里的汉军将士们暗暗咧嘴,他们倒是也想快,但根本快不了啊,谷底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一不下心,划破脚掌那还是轻的,万一脚卡进石头缝里,想拔都拔不出来。

以耿弇为首的汉军是晌午到了断武谷,等到天近傍晚的时候,穿过断武谷的将士都不到两千人。

眼瞅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己方的速度依旧缓慢,耿弇的心头一阵阵的发凉,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己方主力现在完全是被堵在了断武谷外。

耿弇思前想后,召集麾下众将,沉声说道:“我军穿过断武谷的速度太慢,敌军随时可能追杀上来,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王霸摇头说道:“这已经是将士们最快的速度了,即便是这样的速度,还有许多将士的脚被割伤、划破呢!”

马武看眼耿弇,禁不住埋怨道:“当初我们都反对走小路,可伯昭你不听,非要一意孤行,现在怎么办?”

耿弇眯眼看着马武,沉默少许,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用马车的木板以及我军粮袋铺路!”

“什……什么?”

在场众将难以置信地看着耿弇,你疯了吧你?

“没有别的办法了!”

耿弇斩钉截铁地说道:“通知我军将士,每人只带三日口粮,其余的粮食,全部用来铺路!”

“那……那三日之后呢?”

粮草可不是开玩笑的,将士们打仗打得再惨,再不力,只要粮草还在,军心就在,全军将士就不会散。

如果粮草没了,那么就算你打了连番的胜仗,军心也会垮掉,全军将士也会溃散。

现在耿弇竟然要拿己方的粮食去铺路,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耿弇说道:“三日后,我军足以抵达陇关,与陛下汇合!”

“陛下大营遇袭,陛下只带三千将士逃脱,粮食也定然不多,与陛下汇合之后,我军将士就能有饭吃了?”

马武大声质问道。

耿弇大声喝道:“如果陛下也无粮,那我军将士就去偷!就去抢!”

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耿弇震声吼道:“别他娘的和我提以后!眼下三万将士,生死存亡,命垂一线,你还和我说什么三日后有没有饭吃?

没有粮,那就去抢,抢不到,就去吃草,去啃树皮!现在,立刻按照我的将令行事!”

此时此刻,耿弇眼珠子都红了,瞪人的时候,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马武与耿弇对视了良久,重重地一跺脚,转头对自己的部下喝道:“分发口粮,剩余的粮食,交给大将军处置!”

耿弇的性格,不仅果决,而且也够狠的,没人能想到,他竟然敢拿出军粮来铺路,垫平断武谷的谷底。

随着一袋袋的粮食被投入到断武谷内,人们踩着粮袋子前进,行军的速度的确是比先前快了好几倍。

可就在这个时候,后方探子快马来报,敌军的先锋军,预计有两万之众,已经追杀上来。

这个消息,对于汉军将士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

敌军的两万精锐追上来了,己方不是不能战,可如此一来,己方撤退的速度就被拖延下来,估计仗还没打完,敌军的主力就到了,到时候,己方将士谁都跑不了。

耿弇握了握拳头,问道:“我军还有多少骑兵?”

“只有两千余骑!”

王霸急声说道。

耿弇点点头,说道:“我率骑兵,抵挡住敌军,你等速速穿过断武谷!”

说完话,耿弇转身走去。

他走出没几步,马武追了上来,一把把他的手腕扣住。

耿弇回头,不解地看着马武。

马武说道:“你是大将军,是全军的主将,军中没有谁都行,唯独不能没有你!”

“子张!”

“我去!”

马武目光坚定,语气不容拒绝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