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汉阳之战

不日,以刘秀为首的汉军开出长安,一路西行,直奔汉阳郡。汉阳郡属凉州的中心郡,北通安定、武威、金城三郡,西通陇西郡,南通武都郡,东通司隶的三辅。

可以说洛阳与凉州的交战,汉阳郡就是双方争夺的核心。

汉军若拿不下汉阳,也就不用再说什么挺近凉州了,倘若汉军拿下了汉阳,那么凉州的防御体系将会瓦解大半。

汉阳之战,既可以说是双方的首战,也可以说是双方之间的决战。

汉军行至扶风郡后,于扶风安营扎寨,刘秀召集众将,再次召开一场军方的高层会议。这次的会议,是重新梳理一遍己方的进攻部署。

中军帐内布置好了沙盘,刘秀以及诸将围站在沙盘的四周。

刘秀手指着沙盘,说道:“陇关、秦亭、街泉、陇县、清水,这五地是我军进攻的首要目标。而这五个目标中的陇关和秦亭,又是重中之重。”

陇关是关隘,秦亭是个小镇子,都不属城邑,只是这两个战略要地,刚好位于汉阳和三辅的交界处,就如同两尊门神一般,是汉军必须要拿下的。

刘秀环视众将,问道:“哪位将军愿打陇关?哪位将军愿打秦亭?”

在场的众将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陇关是座小关隘,秦亭更是座小镇子,打下这两地,在众将看来都不是什么难事,人们更愿意去打街泉县、陇县和清水县。

等了一会,见无人接话,刘秀扬起眉毛,问道:“怎么?诸君都不敢去打陇关和秦亭?”

马武清了清喉咙,说道:“陛下,打下陇关、秦亭,易如反掌,微臣愿率兵去打陇县!”陇县位于街泉和清水之间,这三个县,由北到南排成一列,位于这一列正中心的陇县,自然是最难打的,也是最具战略价值的。当刘秀决定分兵作战的时候,马武就盯上了陇县这个目标。

和马武一个心思的还有耿弇、王霸。马武已经提出来想去打陇县,耿弇不好意思和他抢,可王霸不在乎这个,他急声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军攻打陇县,微臣可立下军令状,若打不下陇县,提头回见陛下!”

马武没好气地啧了一声,狠狠瞪了王霸一眼,大声说道:“陛下,微臣也愿立军令状!”

呵!原来都想着去打大的呢,没人愿意去打小的!刘秀面色一正,手指着沙盘上的陇关、秦亭两地,说道:“我军要想挺近汉阳,对于陇关和秦亭的争夺,至关重要,如果不能攻占这两地,即便攻占了陇县、街泉、清水又有何用?还不是后路被断?”

他话音刚落,傅俊拱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军攻伐陇关。”

刘秀看向傅俊,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说道:“好!陇关就由子卫来打!”

臧宫拱手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军攻打秦亭。”

刘秀想了想,说道:“准!”

耿弇拱手道:“陛下,微臣愿率部攻打清水。”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伯昭可攻取陇县,子张率军攻取街泉,元伯率军攻取清水。”

马武和王霸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感情他俩争了一大通,最终攻打陇县的任务反而落到耿弇的头上了。

刘秀问道:“谁对这样的安排不满意,现在可以提出来。”

“微臣遵命!”诸将哪里敢出有异议,纷纷躬身领命。

在刘秀的安排下,耿弇率军两万,攻打陇县,马武率兵两万,攻打街泉,王霸率军两万,攻打清水,傅俊、臧宫,各率兵一万五千,分别攻打陇关和秦亭。

相对而言,攻打秦亭要容易一些,臧宫的任务是打下秦亭之后,立刻向陇关进发,协助傅俊,攻陷陇关。而后两军再西进,协助耿弇、马武、王霸三部的进攻。

至于刘秀,率军一万,作为机动,哪里作战不利,可及时增援哪里。

进攻的部署都做好,汉军开始分批行动。

以耿弇、马武、王霸为首的三部汉军,合计六万兵马,走陇关和秦亭之间的开头山,进入汉阳郡。等出了开头山,兵分三路,分别向陇县、街泉、清水进发。

之后,以傅俊和臧宫为首的两路汉军,也挺近汉阳郡,分别向陇关和秦亭进发。最后,才是刘秀亲帅的一万汉军,进入汉阳郡。

各部兵马,有条不紊地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进攻部署行进着。

最先发生交战的是进攻陇关的傅俊部。

一万五千的汉军,在傅俊的指挥下,对陇关发起了猛攻。陇关内的守军数量不少,对于强攻上来的汉军,展开了顽强的抵抗。

陇关位于两山之间,而且还处于山坡之上,地势高,易守难攻。

敌人进攻的时候,都不用冲到城下,城头上的守军便可以把滚木、礌石投掷出去。落在城外的滚木礌石会顺着山坡,一路向下翻滚,对进攻敌军造成极大的杀伤。

现在,镇守陇关的隗嚣军就是在这样使用滚木礌石,望着山坡上密密麻麻的进攻汉军,守军将关内囤积的滚木、礌石源源不断的投掷到城外,滚木礌石又顺着山坡一路向下翻滚,进攻中的汉军,许多将士因闪躲不及,别翻滚下来的滚木、礌石撞倒、碾压,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城头上的守军还在不停的射出箭阵。

汉军攻上来一拨,便被守军打退一拨,一整天的激战下来,汉军非但未能攻陷陇关,反而自身的伤亡极大。

另一边,以臧宫为首的汉军也对秦亭发起了猛攻。

汉军先前掌握的情报是,秦亭内的守军只有数千人,可现在双方针尖对麦芒的打起来,汉军这边才猛然发现,秦亭的敌军远不止数千人,而是不下两万之众。

主动攻坚的汉军才一万五千人,而占有地利优势的守军却足足有两万人,如此情况下,汉军若是能顺利打下秦亭都怪了。

刘秀军的营地就设在开头山的山脚下。前方的战报接连不断地传回来,报信的军兵在中军帐进进出出,布置沙盘的军兵忙碌个不停。

来歙看着沙盘上的局势,回头说道:“陛下,积弩(傅俊)、辅威(臧宫)两军的进攻双双受阻!”

刘秀走上前来,来歙正色说道:“辅威将军刚刚传回书信,镇守秦亭之敌军,不下两万,且于秦亭周围布置营垒三十七座,我军攻势受阻。”

听着来歙的介绍,刘秀目光落在沙盘上,面色凝重。陇县、街泉、清水的战报还没有传回来,但根据先传回的陇关战报、秦亭战报来看,己方的攻势并不顺利,敌军的数量、战前的准备,乃至战斗的意志,都要超过了己方的预料。

刘秀揉着下巴,幽幽说道:“根据我方的探报,敌军在汉阳的兵马是十万左右,而在秦亭这里,敌军布置了两万兵马,在陇关,敌军的兵马也有一万,仅仅这两地,敌军的兵马便有三万。”

这样的排兵布阵,在刘秀看来非常反常,只在陇关和秦亭这两个小地方,就布置下三万兵马,剩下的七万兵马,要防守汉阳郡全境,这样的排兵布阵,简直是有违常理。

他喃喃嘀咕道:“敌军在汉阳郡,真的只有十万兵马吗?”

来歙面色也凝重起来,看眼刘秀,沉默未语。

即便他这个外行,都感觉敌军在汉阳的兵力似乎不止十万。就在刘秀对眼前的战局忧心忡忡的时候,前方战场终于传回了好消息。

以马武为首的汉军,一举击溃街泉守军,顺利攻占街泉城。

以王霸为首的汉军,一举击溃清水守军,顺利攻占了清水城。这两份战报传回来,让中军帐内响起一片欢呼声。

来歙将两面小汉棋插在沙盘上,然后对刘秀笑容满面地说道:“陛下,捕虏、讨虏两位将军不负所望,攻下街泉和清水,这让我军在汉阳终于有了立足之地啊!”

刘秀的脸上也露出微笑,他双手扶着沙盘的案子,低头看着沙盘上的局势,说道:“也别高兴得太早,五个目标,现在只是先拿下两个而已。接下来,就看伯昭的了!”

只要耿弇再顺利拿下陇县,那么局势对于己方而言,可就是大优了。陇县、街泉、清水连成一线,就等于把陇关、秦亭这两地从汉阳郡切割出来,使得这两地都变成了孤地,驻守两地的敌军,也都变成孤军作战,己方将士将其全部歼灭,只是时间问题。

战事的演变速度很快,战斗的焦点,也由汉阳的东部战场,全部集中到了陇县这一点。

耿弇率领两万汉军,大举进攻陇城。与街泉守军、清水守军不一样的是,陇城守军数量多,而异常之顽强。

万余守军在陇城城内开始了严防死守,每次汉军将士快要撕开陇城城防时,最终又都被守军拼死打退。

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一连三日的攻城,次次都是这样,这让耿弇的心头凝重起来,他感觉陇城的守军是在故意示弱,目的是要把己方死死拖在陇城这里。

耿弇十分敏锐,在汉军将士都认为陇城守军已成强弩之末的时候,他却觉察到不对劲,特意派出大批的探子,到陇城的两翼去做打探。

没了半天的时间,耿弇派出的探子返回,并带回两条惊人的消息。

先前败退的街泉守军、清水守军,合计三万余敌,正分从南北,向己方靠拢过来,似乎要对己方形成包夹之势。

得知消息的汉军众将,无不大吃一惊。耿弇眉头紧锁地说道:“陇城之战,我军不能再打了,必须得立刻撤退!”

一名偏将满脸的难色,说道:“大将军,陇城守军已是强弩之末,在做困兽之斗,这个时候撤退,是不是……太可惜了?”

“是啊,大将军,三日的连续攻城,我军伤亡的兄弟已达数千,现在撤退,数千兄弟的伤亡,连日来的努力,就……就都白费了!”

“请大将军三思啊!”

耿弇目光幽深地说道:“若我军现在不退,又不能拿下陇城,等到南北两路敌军赶到陇城,我军将会深陷重围,有全军覆没之危!”

“大将军,末将有信心,今日必拿下陇城!”“大将军,末将有信心拿下陇城!”众人纷纷开口说道。

耿弇眯缝着眼睛,久久未语。现在撤离,半途而废,他也心有不甘,也咽不下这口气,可问题是,己方真的能攻下陇城吗?万一还是攻不下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