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爬上龙床

汉阳郡,也就是天水郡,它叫天水郡的时候,郡治在平襄,它叫汉阳的时候,郡治在冀县。

汉阳郡和三辅相邻,两地的临界线便是陇坻。

陇地,是由陇山而得名,像陇坻、陇西等地名,都是从陇山得来的。

从长安进攻汉阳,需穿过陇坻,打下陇关、秦亭这两处战略要地,然后再攻占街泉、陇城、清水这三座城邑,至此,方算是打开汉阳郡的门户。

现在的问题是,隗嚣在陇关、秦亭乃至街泉、陇城、清水这一带,增派了大批的兵马,至于每地具体驻军的数量有多少,己方还没有打探出来。

只不过根据探子们的预计,汉阳郡的敌军总数,已经不少于十万。

刘秀设想的是,己方兵分五路,同时进攻陇关、秦亭、街泉、陇城、清水这五地,让敌军首尾难顾,不管敌军重点防御的是哪里,总是会有薄弱的地点。

只要己方能攻占五地当中的任何一地,都算是打开了汉阳郡的门户,此后,己方便可以以此为根基,向汉阳郡的纵身腹地挺近,进而一举攻克整个汉阳郡。

他在大殿里来回踱步,心中不停地琢磨着己方的进攻部署。

这时候,一名宫女走了进来,手中端着托盘,毕恭毕敬地说道“陛下!”

刘秀看了宫女一眼,又瞧瞧她手中的托盘,问道“装的什么?”

“陛下,是燕窝粥。”

宫女走上前来,将托盘递到刘秀面前。

刘秀打开盖子,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他淡然一笑,说道“我记得,我没有让膳房准备燕窝粥?”

宫女福身施礼,说道“是张谒者交代膳房做的。”

刘秀点点头,将燕窝粥拿起,吃了一勺,感觉味道还不错。

他看向宫女,这名宫女有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穿着和头饰,应该是大宫女。

他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连忙说道“婢子叫彩珍。”

“是未央宫的宫女?”

“是的,陛下!”

长安现在已经不是都城,天子也不住在长安皇宫里,但长安的皇宫可不是闲置着的,里面依旧有大量的内侍和宫女。

平日里,他们不用伺候主子,也没有主子,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打扫卫生。

刘秀点点头,问道“你在未央宫几年了?”

“回禀陛下,婢子十三岁入宫,现在已有五年。”

“这么说来,你今年十八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出宫了。”

通常来说,宫女到二十二岁,就可以申请出宫,到了二十五岁,如果还只是个碌碌无为的小宫女,那就要被强制出宫。

十八岁,放到现在是花样年纪,但在皇宫里,这样的年岁已经不算小了,有点头脑的姑娘,在这个岁数都已熬成了大宫女。

刘秀话锋一转,问道“平日里,你在宫内都做什么?”

彩珍说道“婢子主要负责宣室的打扫。”

未央宫的主殿,被称为前殿,前殿不是一座宫殿,而是由三座宫殿组成,正中央的一座宫殿叫宣室,另外两座则为偏殿。

刘秀听后,点了点头。

他对未央宫的情况不是很了解,通过彩珍,他倒是了解了一些宫内的状况。

吃完了燕窝粥,刘秀也有些乏了,说道“今晚,我下榻在承明殿。”

“这……”彩珍面露迟疑之色。

承明殿不是给天子住的,而是让群臣们休息的地方。

天子住在承明殿,显然是有些不太合适。

刘秀之所以选择下榻承明殿,主要是承明殿连接着广内殿,而广内殿是未央宫的藏书阁,里面有许多的书籍,这是刘秀比较感兴趣的。

见彩珍面露难色,刘秀摆摆手,含笑说道“无妨。”

“婢子遵命。

婢子这就去准备!”

“嗯!”

其实彩珍只负责宣室,不负责承明殿,现在她是借近水楼台的便利条件,暂时充当了刘秀身边的侍女。

彩珍带着刘秀去到承明殿,然后指挥承明殿的内侍和宫女,清理内室。

在他们收拾房间的时候,刘秀去到旁边的广内殿。

这里不愧是未央宫的藏书阁,里面的书籍多,而且种类也多,包括万象,尤其是谶语书籍,摆了好几个书架子。

当时谶学大行其道,而王莽又是谶学的狂热爱好者,未央宫的谶学书记自然要比其它种类书籍多一些。

刘秀对谶学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历史类的书籍。

刘秀拿着一卷竹简,正看得入神之时,彩珍走了进来,轻声细语地说道“陛下,承明殿已经收拾好了。”

“嗯!”

刘秀点点头,手中依旧拿着书简,动也不动。

彩珍走上前来,向四周环视,周围只点了几盏灯台而已,大殿里光线十分昏暗,她都看不太清楚书架上的竹简,陛下竟然还能看得见竹简上的那些蝇头小字?

彩珍很是好奇,越凑越近,刘秀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慢慢靠近过来的彩珍,淡然一笑,问道“彩珍,你可识字?”

“婢子……婢子只上过两年的私塾。”

“哦?”

在当时,能让女子上私塾的家庭都是很不错的。

他将手中的书简递给彩珍,笑问道“这里面的字,你都认识吗?”

彩珍急忙接过来,大致看了看,缓缓点下头,小声说道“婢子……认识一些。”

“读来听听。”

刘秀含笑说道。

“婢子……”“没关系,放心读吧!”

彩珍深吸口气,声音缓慢地读起来“凡十二纪者,所以纪治乱存亡也,所以知寿夭吉凶也。

上……上……”读了没两句,彩珍便卡住了。

刘秀说道“揆。”

“哦!”

彩珍吞了口唾沫,继续读道“上揆之天,下验之地,中审之人,若此则是非、可不可无所遁矣。”

听着彩珍的朗读,刘秀缓缓闭上眼睛,身子向后一倒,躺在榻上,翻了个身,侧卧于塌,同时眼睛也不睁地说道“继续读!”

“是!陛下!”

彩珍捧着竹简,继续往下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彩珍听到刘秀那边传来冗长又匀称的呼吸声。

她停止了转头看向刘秀,后者已经侧卧在塌上睡着了。

彩珍慢慢放下手中的书简,仔细打量着刘秀。

刘秀的样貌很出众,龙眉虎目,鼻梁高挺,在当时,称得上是一位美男子。

就开国皇帝而言,刘秀绝对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帅的一位开国皇帝。

而且与一般的开国皇帝不同,他是个有文化,拿着高等学府毕业证的开国皇帝,为人随和,平易近人,待人有礼,不摆架子,这些都是刘秀身上的优点。

不知过了多久,彩珍回过神来,玉面腾的一下变得通通红。

她一个姑娘家,如此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名男子看,已经很无礼了,何况这位男子还是天子。

她小声轻唤道“陛下!陛下?”

正在睡梦中的刘秀只是囫囵不清地应了一声。

彩珍细声细语地说道“陛下还是回承明殿休息吧,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

刘秀嗯了一声,然后便没了下文。

彩珍壮着胆子,抱住刘秀的胳膊,说道“婢子扶陛下去休息。”

正处于睡梦中的刘秀懒得动弹,感觉有人拉扯自己的胳膊,他很是不耐烦地向回一收手。

彩珍受力,不由自主地扑到刘秀身上。

刘秀的睫毛动了动,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趴在他身上的彩珍,则是呆若木鸡。

两人对视了片刻,她才反应过来,急忙从刘秀身上爬起,结结巴巴地说道“婢子……婢子……”刘秀收回目光,什么话都没说,重新闭上眼睛。

见状,彩珍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

作为宫女,扑倒天子的身上,这是多大的罪过?

可天子并没有责怪于她,这在彩珍的心里,自然而然的产生出一种错觉,天子是默许了她的做法。

看着重新入睡的刘秀,彩珍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在未央宫足足做了五年的宫女,整整五年的时间,她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天子,如果错过了今日这次机会,接下来的四年,直至她二十二岁出宫,恐怕都没有机会再见到天子了。

想到这里,彩珍心跳得更快,跪坐在榻上,抬起手,将衣带解开。

时间不长,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而后慢慢躺在刘秀的身边。

等了一会,见刘秀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主动吻上刘秀的唇。

这一下,刘秀可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瞧,发现彩珍正赤身裸体地躺在自己身边,他稍愣了一下,紧接着勃然大怒,翻身从榻上坐起,沉声呵斥道“穿上衣服,滚出去!”

“陛……陛下……”彩珍看到刘秀面色不善,吓得结结巴巴。

刘秀面沉似水,沉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立刻滚出去!”

彩珍吓得连滚带爬,抓住自己刚刚脱下的衣服,身子哆嗦成一团。

刘秀扬头喊喝道“张昆!”

张昆和洛幽早就去休息了,他这一嗓子没把张昆喊进来,倒是把龙渊和虚英二人喊进来了。

两人进入大殿,举目一瞧,发现刘秀在坐在榻上,旁边还有一名赤裸裸的宫女,抱着衣服,缩成一团。

龙渊和虚英躬身施礼,说道“陛下!”

“把她拖出去!”

刘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彩珍。

龙渊和虚英没有二话,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来,一人抓住彩珍的一只胳膊,将其直接拽出大殿。

刘秀坐在榻上,揉了揉额头。

宫女爬上龙床,得天子临幸而上位,这种情况在皇宫里不是什么新鲜事,时有发生。

说起来,刘秀的太祖奶奶唐儿,就属于这种情况。

当时景帝本打算临幸程姬,可程姬来了月事,便让身边的侍女唐儿顶替自己,伺候皇帝。

结果一夜过后,唐儿怀了身孕,这才有了刘秀的先祖刘发。

景帝不喜欢刘发,原因也就在这儿,刘发的出身太低贱,是宫女所生。

刘发成年后,便被景帝迫不及待地打发到了长沙,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当时的长沙,那都属于边荒之地,是发配犯人的地方,好在后来刘发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又博得了景帝的喜爱,这才成为当时属地最大的一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