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巨额数字

刘秀和年长的棋手对弈围棋。

这次他二人可是做了一场豪赌,赌资高达七万六千八百钱,这么大的赌局,不仅把大量的赌客吸引过来,就连赌场的人也聚集过来。

其中有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身边围着五六名手下,他们动作粗鲁地分开前方的人群。

被推开的人们连声叫骂,不过看清楚来人的模样,立刻都闭上嘴巴,一个个低垂着头,连连向旁退让。

这名三十多岁的汉子,正是赌馆的当家人,孙二虎。

孙二虎本名叫孙祥,是洛阳的地痞混混。

孙祥和张贲的关系的确很好,确切的说,张贲和洛阳的地痞混混们关系都很好,他要办什么事,洛阳的地痞混混们都会给他面子,鼎力相助,比如张贲要查公孙述安插在洛阳的奸细,洛阳的地痞混混们就没少为他出力,反过来,张贲对这些地痞混混们也会给予一定的庇护,作为回报。

在张贲的庇护下,孙祥算是找到了发家致富的门路,先是做小赌档,通过挤压和吞并同行,规模渐渐做大,原本的小赌档变成了现在的大赌馆。

孙祥不认识刘秀,他从人群中走出来,上下打量刘秀一番,感觉这个青年也就二十多岁,哪怕是打娘胎里学棋,棋艺又能精湛到哪去?

而和他对弈的棋手,名叫张维,按照棋艺来说,是赌馆里排名第一的高手。

其实别说在他的赌馆里,哪怕是在整个洛阳城,张维的棋艺也是排的上数的。

为了请来这位张先生,孙祥可是花费了重金。

孙祥大致分析了一番双方的实力,他嘴角扬起,露出一副信心十足的表情。

他走到张维近前,弯下腰身,贴近张维的耳边,小声提醒道:“张先生,这局你可不能手下留情啊!”

虽说赌馆日进斗金,但七万六千钱,对于孙祥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张维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从棋盒当中抓出一把棋子,放在棋盘上,用手盖住。

由于双方的赌资太大,没有谁谦让谁一说了,谁先手,谁后手,全凭猜子。

刘秀稍做考虑,从自己的棋盒中拿出一子,放在棋盘上,他猜的是单数。

张维把手拿开,两子一组的分开,分到最后,剩下的是两子。

这说明刘秀猜错了,他抓出的这把棋子是双数,张维为先手。

围棋对弈,双方一句话都不用说,完全可以通过动作来交流。

张维先手,他向刘秀欠了欠身,刘秀也是欠身回敬。

双方交换棋盒,张伟先手,执黑子。

围棋的对弈,双方都是先占角,再占边,把边角都占完了,最后再向中心腹地纵深,做最后的厮杀。

张维的风格趋近于稳扎稳打,而刘秀的风格则凶狠彪悍。

刘秀只占了两角,便开始了主动进攻,对张维开始了步步紧逼的压迫。

张维非但没有紧张,嘴角还稍微有些上扬。

围棋不是你凶狠彪悍就能占据上风的,讲究的是稳、是扎实,要着眼于大局。

像刘秀这种年轻气盛的人,他见得多了,别看布棋彪悍,实则漏洞连连。

前面还看不太出来,越到后面越明显。

孙祥不懂围棋,也看不出来刘秀和张维孰强孰弱,不过看张维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他立刻放下心来,不用问,现在占优的肯定是张维。

张维对弈的经验的确很丰富,只不过这次他判断错了。

刘秀的风格不仅仅是凶狠彪悍那么简单,或者说,那只是表象。

其实,他在主动进攻的同时,也是在做大局的规划。

可以说刘秀的每一颗落子,既是在进攻压迫对方,同时也是在为以后的整体布局做准备。

与刘秀对弈,会发现他走的每一步棋都不是很精细,但走着走着,便会莫名其妙的发觉,棋盘上竟然被刘秀占了大片的地盘,而自己的地盘则不断的被压制、蚕食。

此时的张维正处于这种状态中。

他脸上的轻松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的额头已渗出汗珠子,拿起棋子后,手悬停的空中,迟迟落不下去棋子。

反观刘秀,表情由始至终都是一个样,漫不经心,落子时,他也很少会迟疑,走的每一步依旧是步步紧逼的压迫对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棋盘上的棋子也越来越多,即便是不懂棋的孙祥现在都看出来张维不占优势,因为棋盘上,明显白子的地盘大,黑子的地盘小。

这时候,孙祥的心也揪了起来,心里暗暗嘀咕,张先生不会输给这个毛头小子吧?

他心里琢磨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张维。

张维拿着一颗棋子,手指在棋盘上晃来晃去,但就是落不下去这颗棋子。

观战的人,和处于对弈中的人,完全是两种感觉。

此时的张维,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于千军万马当中,环顾四周,全都是敌军,己方的兵马,被敌军层层切割围困,想突围,但又突围不出去,无论向那个地方增兵,感觉都是在做无用功,都是在白白的浪费兵力。

他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拿着这枚棋子,犹豫来,犹豫去,就是落不下去。

他思虑再三,将这枚棋子又放回到棋盒中,而后他低垂着头,目光在棋盘上扫来扫去。

没有漏洞,对方的布局,几乎是完美无瑕,他根本找不出来其中的破绽。

当他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以为找到了对方的薄弱之处,当他拿起棋子,准备落子时,发现那似乎又不是弱点,而是对方故意留给自己的圈套、陷阱。

他夹起的棋子又慢慢放回到棋盒中。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最后张维揉了揉额头,抓起一把棋子,投在棋盘上。

这叫投子认负。

现场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人群当中响起一片欢呼声和鼓掌声。

许多赌馆里的常客还是第一次见到张维被人击败,拼了命的拍巴掌。

刘秀微微一笑,向张维说道:“承让了。”

张维凝视着刘秀,问道:“我们再对弈一盘如何?”

刘秀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说道:“我的赌资已经有十五万钱了,只要你们赌馆能赌得起,我并不介意再比一局。”

张维身子一震,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孙祥。

此时的孙祥,脸色都要比锅底还黑了,十五万钱啊,赌馆竟然生生输给这个青年十五万钱。

他凑到张维近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张先生可有必胜之把握?”

张维眉头紧锁,低声说道:“这一局,我会尽全力。”

言下之意,刚才那一局,他并没有倾尽全力。

孙祥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

你他娘的,拿着老子的钱,装大半蒜呢?

张维倒也没有扯谎,在刚开局时,他的确下的比较随意,也没太看得起刘秀,当他意识到刘秀的水平不同寻常,开始认真对待的时候,已无法再力挽狂澜。

孙祥思虑半晌,幽幽说道:“张先生,十五万钱啊,你可要考虑清楚。”

张维不甘心地说道:“请准我再与他博弈一局!”

两人对视良久,孙祥最终还是选择信任张维,重重地点下头,说道:“今日我也舍命陪君子了!张先生,这局对弈,就看你的了!”

张维向他点点头,然后向刘秀摆了摆手。

刘秀一笑,从棋盒中抓起一把棋子,放于棋盘上。

张维拿出两枚棋子,放于棋盘。

刘秀数子,最后剩个单子,张维猜错,这局刘秀先手。

两人交换了棋盒,刘秀执黑子。

这回,他二人落子的速度都慢了下来,每落一子都变得慎重许多。

刘秀在下棋的时候,也在心里暗暗点头,这位棋手着实是挺有功力的,刚才的那一局,他的确是输在了轻敌上。

刘秀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与张维对弈。

这一局,两人对弈的时间格外长,他俩几乎都没什么感觉,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

旁人看不出来,但对弈的二人,此时都已处于昏天暗地的厮杀当中。

我给你挖个坑,你给我设个套,我破解你的套,你跳出我的坑,如此反复,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

这一场对弈,刘秀和张维几乎是从头杀到尾,两人的表情也是时而亢奋,时而忧虑,时而放松,时而阴云密布。

越往后,地盘上的棋子越多,两人的落子也越慢。

又过了近一个时辰,两人的对弈才算到尾声。

现在,不仅观战的人看不出来谁输谁赢,即便对弈中的二人,也判断不出来自己是否占有优势。

等两人把这盘棋下完,最终只能通过查目数来分胜负。

清点完目数,刘秀是以一目半的优势获胜。

这一局刘秀又胜了,但胜得并不轻松,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张维又输了,但却输得心服口服,虽败犹荣。

脸色最难看,表情最扭曲的,当属孙祥。

十五万钱啊,这一把棋局,他就输出去十五万钱。

连赢了两局之后,刘秀从赌馆赢到的赌资已经高达三十万钱,再准确地点,是三十万零七千二百钱。

这么多的钱,即便对于孙祥来说,也是个庞大的巨额数字。

他看着张维,身子突突直哆嗦。

你他娘的没有十足的把握,还和他赌什么?

你他娘的这不是在坑我吗?

张维没有理会孙祥,目光落在刘秀的脸上,拱起手来,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刘秀拱手环视,说道:“在下金文。”

稍顿,他问道:“不知先生名号?”

“在下张维。”

“原来是张先生!张先生棋力过人,令人敬佩!”

“金公子过奖了,与金公子相比,维之造诣,相差甚远!”

刘秀的围棋棋艺,的确堪称顶尖级的,对方全力与他对弈,虽然输了,但也只是惜败,可见棋艺之高超。

刘秀想不明白,拥有这么高超棋艺的张维,为何甘愿屈居在赌馆里做棋手,这也太浪费他的才华了。

不过在人家的地头上,他也不好发问,含笑说道:“有机会,我们可一起喝喝茶。”

张维欠身施礼,以示感谢。

刘秀转头看向孙祥,乐呵呵地问道:“是孙先生吧?”

孙祥是赌馆里的当家子,认识他的人很多,刘秀能认出他,他也丝毫不意外。

他脸色难看地嗯了一声。

刘秀乐呵呵地说道:“这一局,我赢了十五万六千三百钱。”

听闻刘秀语气轻快地念出这一串数字,孙祥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憋了好半晌,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取钱!”

“祥哥……”周围的手下人纷纷急声说道。

孙祥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去取钱!”

人们互相看看,无奈地转身走开。

孙祥虽然气恼,但还没有失去理智,众目睽睽之下,赌馆输了,若是不赔钱,以后还会有人来赌钱吗?

赌馆还要不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