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代郡之战

耿舒看着郭及,问道:“你为何要投军?

是想为彭信报仇?”

郭及倒也不隐瞒,重重地点下头,说道:“正是!”

耿舒摆摆手,说道:“如果你只是想为彭信报仇才选择投军,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想法吧!”

“耿将军”“我等投军,只为忠君报国。”

倘若只因一时之私愤而冲动投军,在军中长久不了,与其如此,就趁早别来投军。

耿舒不再理会还要说话的郭及,向姜周说道:“姜堡主,我们就此别过!”

姜周连忙说道:“耿将军要走,起码先让将士们歇一歇再走嘛!我看很多将士都受了伤,伤口也都急需处理!”

稍顿,他又道:“耿将军的手也受了伤,堡内有一些上好的金疮药,耿将军可以试一试。”

耿舒低头沉吟,他心里在计算追敌的时间。

这时候,一名年轻的姑娘走到耿舒近前,福身施礼,说道:“小女子姜诗云,拜见将军!”

还没等耿舒说话,姜周含笑说道:“耿将军,诗云是小女,精通医术,耿将军手上的伤口,可以让诗云处理一下。”

耿舒迟疑了片刻,清清喉咙,说道:“好吧,如此,就麻烦姜小姐了。”

“耿将军客气。”

姜诗云拉着耿舒,走到一旁的台阶处,让他坐在台阶上,而后,她小心翼翼地拆开耿舒手上的绷带。

绷带几乎都快被鲜血浸透,把血色的绷带全部拆掉,看清楚耿舒手掌上的伤口,姜诗云眉头紧锁,说道:“一个月内,耿将军都不宜再与敌人交手了!”

耿舒毫不在乎地说道:“只这点小伤,没有那么严重!”

姜诗云有些埋怨地看眼耿舒,而后让侍女取来一只木箱子,打开,里面有好多的瓶瓶罐罐。

她先是用清水洗干净耿舒的手掌,然后取出一瓶药膏,将其涂抹在耿舒手掌的伤口处。

药膏是黑黢黢的,看着很恶心,闻起来也有一股淡淡的焦臭味,涂抹在伤口上,刚开始是刺痛,过了一会,由痛变痒,伤口的奇痒简直比刺痛更让人难以忍受。

耿舒紧咬着牙关,硬是一声没吭,动也不动地忍住了。

姜诗云暗暗吃惊,对耿舒又增添几分敬佩之情。

这些药膏都是她自己调配的,她很清楚药效如何,耿舒竟然能忍得住,意志力和自制力都要远超常人。

又过了一会,奇痒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舒适的清凉之感。

耿舒诧异地抬起头,看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姜诗云,又低头瞧瞧被涂抹黑黢黢的手掌心,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药?”

“这是小女子调配的芙蓉膏。”

“芙蓉膏?”

耿舒眨眨眼睛,脱口问道:“芙蓉膏都不是治腹泻的吗?”

姜诗云笑了,说道:“想不到耿将军也懂岐黄之术。

小女子调制的这种金疮药,是以芙蓉主药,另外还加入冰片等配药,所以小女子便给它取名为芙蓉膏。”

耿舒惊讶地看着姜诗云,问道:“这是你自己调配的金疮药?”

“让耿将军见笑了。”

耿舒喃喃感叹道:“倘若我军的医官也能有姜小姐这么高明的医术,不知可救回多少垂危之将士!”

将士们在战场上负的伤,基本全是外伤,很多将士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死,或被活生生疼死的。

姜诗云调制的这种芙蓉膏,不仅能止痛,而且还能有效的止血,对于军中的将士而言,可是大有用处,关键时刻,它是能救命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听闻耿舒的喃喃自语,姜诗云福身说道:“小女子愿在耿将军麾下做名医官!”

耿舒先是一怔,紧接着连连摆手,苦笑道:“这可使不得。”

军中是不能有女人的,但凡是出现在军中的女子,要么是奔命郎的家眷,要么是营妓。

当然了,还有一种极特殊的情况,就是天子在御驾亲征之时,有可能会带上后宫嫔妃。

在幽州突骑里,既没有奔命郎,也没有营妓,所以,耿舒的麾下是没有一个女眷的,骑兵的长途跋涉,寻常女子也受不了。

姜诗云正色说道:“既然军中缺少医官,为何耿将军不准小女子加入呢?”

“这”人家刚刚帮自己治疗了手掌上的伤口,耿舒不好拒绝她,他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姜周。

姜周正色说道:“倘若小女真能为军中将士进献绵薄之力,小人愿意让小女从军。”

耿舒闻言,一个头两个大,这个姜周,心也是够大的,竟然忍心让自己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加入军队?

他就不怕女儿在军中发生什么闪失吗?

耿舒还要拒绝,郭及又走了过来,和郭及一起的还有十数名江湖人,他们一同向耿舒拱手施礼,齐声说道:“耿将军,我等皆愿从军!”

扫视他们一眼,耿舒刚要说话,又走过来十数名壮汉,齐声说道:“耿将军,我等也愿从军!”

耿舒原本张开的嘴巴慢慢闭上了,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云集过来,人们说的话一致,都是要从军。

他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高阳堡,竟然有这么多人想从军。

耿舒麾下的几名校尉走上前来,在他身旁小声说道:“将军,今日之战,我们可又折损了不少的兄弟,现在连四千人都不到了。”

“高阳堡里许多人都是江湖游侠,他们的武力可不弱,加入我军,能大大弥补我军损失之战力。”

“还有那位姜小姐,医术确实高明,刚刚已经救治了我军好几名性命垂危的兄弟。

倘若姜小姐真能加入我军,将士们在两军阵前冲锋陷阵时,心里都有底啊!”

几名校尉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劝说着耿舒,希望他能把这些人都收下。

耿舒刚开始还听得认真,过了一会,他不耐烦地扬起眉头,环视几名校尉一眼,沉声呵斥道:“就你们话多!”

几名校尉被训得一缩脖,再不敢多言。

耿舒站起身形,环视一眼要从军的众人,好嘛,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估计得有两三百人之多。

他问道:“你们当中,是江湖人的向前三步!”

两三百人的人群里,呼呼啦啦地走出来七、八十号人。

耿舒扫视一圈,人还真不少,他又道:“会骑马,再往前三步!”

七、八十号人,几乎没有站在原地不动的,全都上前了三步。

耿舒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退,问道:“你们当真打定了主意要从军?

从军可不是儿戏,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不是你们想上战场就战场,想要离开就可以随意离开的!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齐声说道:“我等都愿意跟着耿将军干!愿意为耿将军效犬马之劳!”

他们之所以愿意从军,愿意加入汉军,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耿舒的敬佩。

他们敬佩耿舒的为人,也敬佩他领兵打仗的才能,更敬佩他身先士卒的勇猛。

耿舒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他重重地点下头,说道:“好!从今往后,你等便是我幽州突骑的一员了!”

“耿将军,我们呢?”

“耿将军,你是不是把我们忘了?”

那些不是江湖人的壮丁们都急了,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看着耿舒。

耿舒正色说道:“代郡的战事还没有结束,接下来还有许多场大战要打,你们没有受过训练,又毫无战斗经验,这样上战场,就是去自寻死路。”

关键是你不仅自己会死,很有可能还会牵连到身边的同袍,最终导致多人因你而丧命。

见众人听了自己的话,都垂头丧气地低下头,耿舒继续说道:“如果你们真有意投军,等到代郡的战事结束,你们再来报名,我一定统统收下!”

人们的眼睛顿是一亮,齐齐拱手施礼,说道:“多谢耿将军!”

姜诗云在旁小声问道:“耿将军,我呢?”

“你”耿舒还要拒绝,几名校尉纷纷提醒道:“将军!”

耿舒思前想后,最终深吸口气,说道:“好吧!姜小姐可暂时留在军中帮忙,等到战事结束,姜小姐必须回家!”

姜诗云面露喜色,福身施礼,说道:“小女子多谢耿将军!”

耿舒和麾下的幽州突骑在高阳堡暂做休整,然后把一批伤势较重的伤员留在高阳堡,之后耿舒率领着幽州突骑,离开高阳堡,前去追击逃走的匈奴骑兵残部。

匈奴残部是直奔代城而去。

他们之所以往代城方向跑,也可以理解,毕竟以贾览、贾彪为首的卢芳军都在代城。

只不过当匈奴人跑到代城的时候,正赶上卢芳军的大败。

冯异率领的征西军,和贾览率领的卢芳军,于代城城外展开了一场大决战。

此战,征西军十万兵马,卢芳军八万兵马,双方在兵力上,征西军算是稍占优势。

但是在战力上,征西军的优势可太大了。

征西军先后经历过对王郎军的征战、对起义军的征战、对刘玄军的征战,对赤眉军的征战,对蜀军的征战。

用身经百战来形容,毫不为过,无论是单兵战力,还是整体配合,乃至战斗理念,都要比卢芳军高出一大截。

等到双方将士接触到一起,战斗只进行了不到一个时辰,汉军的优势便体现出来。

只见汉军这边,将士们是愈战愈勇,步步为营的向前推进。

反观卢芳军,无论是前中军,还是左军、右军,全线处于劣势,被推进中的汉军逼得连连后退。

贾览和贾彪知道双方战力有差距,但也没想到差距竟会如此之大,在正面交锋当中,都不到一个时辰,己方便显现出败势。

贾览和贾彪众将一商议,觉得这仗己方打不了,倘若硬着头皮打下去,只会给己方造成过大的伤亡。

商议过后,贾览决定让麾下的将士们向代城城内撤退。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下达撤退的命令,从对面的征西军内突然杀出来两队骑兵,这两队骑兵分别绕过卢芳军的左军和右军,如同两把刀子似的,直插卢芳军的后军。

卢芳军的后军被突然杀到的两支骑兵打了个措手不及,混乱成一团。

很快,后军的混乱便扩散到中军,又由中军扩散到前军,在短短半个时辰内,卢芳军的前、中、后三军皆乱。

趁此机会,冯异下达全军猛攻的命令。

原本步步为营,缓慢推进的征西军,突然之间加快地推进的速度,加强了推进的攻势,就这一轮强攻下来,直接把卢芳军的前军给冲散了。

征西军开始对卢芳军的中军发起猛攻。

贾览和周围的众将无不大惊失色,贾览下令,全军后撤,退回代城,但是现在他的命令已经传达不下去。

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慌乱的卢芳军将士,到处都有四散奔逃的人群,八万之众的卢芳军,已然被征西军彻底击溃成了一盘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