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联手作战

看到耿舒追了过来,那位金光闪闪的匈奴人跑得更快,与此同时,两名铁甲骑兵迎向耿舒。耿舒抢先出戟,一戟向前直刺。一名铁甲骑兵急忙挥刀格挡,哪知耿舒这一戟只是虚招,弯刀还没碰到战戟,耿舒已把战戟收回,以戟尾横着一扫,就听嘭的一声,戟尾击中对方的胸口,将其打落下马

。另一名铁甲骑兵冲至耿舒的近前,一刀斜劈他的脑袋。耿舒侧身闪躲,两马交错之际,战戟捅出,正中对方的肋侧,将其刺下战马。

一口气连杀两敌,金光闪闪的匈奴人看得真切,叽里呱啦的连声喊喝,很快,又有一群铁甲骑兵迎了过来。

这时候,一大群的幽州突骑也跑到耿舒的身边,与铁甲骑兵们混战到了一起。

耿舒不管旁人,直奔金光闪闪的中年人而去。耿舒在铁甲骑兵当中硬是杀开一条血路,继续追向那名匈奴人。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猛然间,就听斜侧里传出一声大吼,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躯向耿舒直冲了过来。

说实话,耿舒都没看清楚冲过来的倒地是个什么玩意,他急急勒停战马,而后用力上提战马的缰绳。战马咴咴嘶鸣,两只前蹄高高抬起,战马都快直立在地上。

耿舒一手持戟,一手握紧缰绳,两条腿死死夹住马腹,这才没被战马掀下去。他定睛一看,原来冲过来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匈奴人。

这人身高接近两米,生得虎背熊腰,膀大腰圆,上身赤膊,只有两根交叉的皮带子,下身是兽皮长裤,脚下兽皮靴子。这人站在战马前,快和战马一样高了。

他双手持锤,向前一挥,耿舒向侧马闪躲,但已来不及了。耳轮中就听嘭的一声,铁锤砸在战马的马头上,顷刻之间,战马侧身翻倒,马上的耿舒也斜摔了出去。

两名突骑校尉一并冲上前来,将倒地的耿舒拉起,看着对面如同狗熊成精的匈奴大汉,禁不住脱口说道:“是呼衔且莫车!”

呼衔且莫车乃匈奴名将,也是出身于匈奴的贵族。

呼衔、兰、须卜,此三姓都是匈奴的贵姓。呼衔且莫车打小就是天生神力,长大之后,更是勇冠三军,战场之上,难逢敌手。

他不仅在匈奴人当中有名气,在汉人这边也同样有名气,尤其是在幽州,呼衔且莫车这个名字简直让人如雷贯耳。

在匈奴人进犯汉土,洗劫汉人的时候,呼衔且莫车没少充当急先锋,死在他手里的汉人,不知有多少。

耿舒也把呼衔且莫车认出来了,想不到这次匈奴人进犯代郡,把呼衔且莫车也派了过来。

他深吸口气,晃身甩开两名校尉的搀扶,狠声说道:“我没事!”说着话,他提着长戟,直奔对面的呼衔且莫车走去。

他还没走到对方的近前,忽听背后传来大叫之声:“堡主府被攻破了!堡主府被匈奴人攻破了!”

耿舒暗暗皱眉,本来他一心想击杀匈奴王,结果偏偏在这个时候,冲出来一个呼衔且莫车,现在堡主府又被攻破,要知堡内的普通百姓,大多都躲藏在堡主府里。

此时,耿舒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指挥部下去追杀奥日逐王,要么指挥部下,回头营救堡主府,护卫府内的百姓。

思前想后,耿舒咬了咬牙,对身边的两名校尉大声说道:“不用管我!你二人立刻率部,营救堡主府!”

“将军——”

“快去!”“喏!”两名校尉双双翻身上马,带着各自的部下,调转回头,向被攻破的堡主府正门冲去。

耿舒看着对面的呼衔且莫车,后者也在怒视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眼神碰撞,火药味越来越浓。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死在呼衔且莫车手里的汉人不计其数,同样,死在耿舒手里的匈奴人也是不计其数,其中还包括两名匈奴王。

“耿舒!”呼衔且莫车不会说汉语,但叫耿舒的名字却格外清晰。他猛的大吼一声,提起双锤,向耿舒奔跑过去,到了耿舒近前,双锤一并往下砸。

耿舒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心里清楚,单比力气的话,自己肯定不是呼衔且莫车的对手。

看到对方双锤一并砸来,他侧身向旁闪躲,紧接着,横扫一戟,斩向对方的腰身。

且莫车(简称)连忙收锤,挡在自己的身前。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且莫车的胸前乍现出一团火星子。且莫车咆哮一声,一锤横砸耿舒的脑袋,一锤直击耿舒的胸口。

耿舒使出全力,抽身而退,向后跳跃,且莫车一个箭步追了上去,还要继续出锤,哪知耿舒人在空中,突然使出个‘回马刀’,将戟尾向后狠狠捅去。

且莫车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双锤,挡在自己的面前。

当啷!戟尾结结实实地撞在锤头上,力气那么大、体型那么魁梧粗壮的且莫车,都被震得身子后仰,倒退了两步。

在耿舒的手里吃了闷亏,且莫车气得哇哇怪叫,再次冲到耿舒近前,一锤接着一锤,向耿舒展开了连击。

面对发了疯似的且莫车,耿舒当真是十分吃力,他只能边战边退,且莫车一口气攻出十多锤,耿舒也被他逼退了十几步。

当且莫车处于前力已尽,后劲不足的空档,耿舒以为自己还击的机会来了,哪知且莫车只喘了一口粗气,紧接着,再次抡起双锤,又开始向耿舒展开连击。

耿舒无奈,只能再次边打边退。旁人看现场的对战,只会认为耿舒已经被且莫车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险象环生。

而实际上,耿舒虽然被动,但身子依旧灵巧,且莫车想要伤到他,也绝非易事。就在且莫车对耿舒展开疯狂强攻的时候,突然间,从屋顶上飞跃下来两人,这两人身子还在空中,手臂向外连挥,嗖嗖嗖,数支袖箭从他二人的袖口内弹射出来,直奔且

莫车飞射过去。

且莫车也不含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有数支袖箭袭来,他双锤连挥,就听叮叮叮一连串的脆响声,飞射向他的几支袖箭全部被弹开。

从房上跳下来的这两位,正是郭及和彭信。看到他二人来助战,耿舒喘息两口气,大声说道:“堡主府已被攻破,你二人快去助战!”

郭及正色说道:“耿将军的部下已去救援,我二人来助耿将军一臂之力!”

耿舒没时间和他二人废话,双手端着战戟,向且莫车猛冲过去,到了对方近前,戟头狠狠刺向且莫车的面门。

后者提锤格挡,耿舒立刻变招,将戟头刺向对方的小腿。

且莫车反应也快,向后退出两大步,咔嚓,戟头刺在地面上,爆出一团火星子。

耿舒以战戟做支撑,抓住戟杆,整个人腾在空中,向前连踹了三脚。且莫车用锤头快速挡下了耿舒的三脚,不过人也后仰着倒退了一步。

他身形还未站稳,郭及持刀上前,环首刀横切他的小腹。

且莫车急忙挥锤招架,当啷,郭及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踉跄出去好几步,他刚被震开,彭信的剑又到了且莫车的近前,佩剑轻灵,分刺且莫车的上中下三路。

没时间一一格挡彭信的快剑,且莫车只能再次后退,这时候,耿舒又跟了上来,战戟在空中画出一个半圆,挂着刺耳的呼啸声,狠狠劈向且莫车的头顶。

他怒吼一声,双锤交叉,向上格挡,当啷,铁器的碰撞声刺耳。

都不等耿舒收戟,郭及又跑了上来,他身子在地上翻滚,连续出刀,刀刀都是斩向且莫车的小腿和脚踝。

对于这种江湖招式,且莫车极不适应,只能向后连退躲避。

下面的郭及还在继续以地滚刀狂攻,彭信又来了,他身子轻灵,不时的跳跃而起,剑剑都是攻向且莫车的脑袋。

耿舒和郭及、彭信这两名江湖人是第一次相遇,但在合力战且莫车的时候,却打出了近乎于完美的配合。

在彪悍的匈奴人中都难逢敌手的且莫车,此时此刻却被耿舒三人逼得手忙脚乱,连连退后。

郭及一套地滚刀砍完,身子在停下的一瞬间,手臂一挥,又是一支袖箭飞射出去,这回且莫车是既没来得及格挡,也没来得及躲闪,被这支袖箭正中肚皮。

噗!袖箭刺入,把且莫车疼得差点一蹦多高,他怒极暴吼,可他还没来得及出锤,耿舒的战戟又到了近前,且莫车只能狼狈格挡。

他刚挡下耿舒一口气攻出的五戟,彭信又跟了上来,一口气攻出十数剑。

且莫车连连后退,好像被彭信逼得手忙脚乱,这引得彭信更是把最后的力气都使出来,猛烈强攻。

只不过此时他的攻势已经弱了许多,趁此机会,且莫车突然挥出双锤,就听啪的一声巨响,双锤撞击到一起,没有砸中彭信,倒是把彭信手中剑死死夹住。

彭信大惊,死命的向回拔剑,可是即便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拔不出来丝毫。

就在他卯足力气的时候,且莫车的双锤突然一分,受拔剑的惯性,彭信身子后仰,向后连退。

也就在这个时候,且莫车的一只锤子脱手而飞,直奔彭信砸去。

这时候,彭信再想闪躲,已然没有机会。嘭!这一记飞锤,实打实地击中彭信的胸口,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足足摔出三米开外才落到地上。

见状,郭及大叫一声:“彭信!”他抢步上前,低头一看,眼珠子都红了,就这一锤,将彭信当场砸毙,中锤的胸口都已经塌陷下去,胸骨完全被击碎。

彭信被砸死时,连叫声都没发出来。郭及肝胆欲裂,耿舒也看得真切,他双目充血,嚎叫道:“呼衔且莫车!”

他持戟横扫,且莫车挥锤格挡,当啷,火星子四溅,耿舒双手的虎口都被震裂开,但他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双手抡戟,继续恶狠狠劈向且莫车的头顶。且莫车持单锤向上招架,当啷,又是一声巨响,又是火星子四溅,耿舒的双手都不知道被震开多少条裂纹,鲜血汩汩流淌出来,但他依旧像没有感觉似的,继续卯足全力

,挥动战戟,向且莫车的身上猛砍。

正所谓一人拼命,十人不敌,耿舒疯了一般向且莫车猛砍猛杀,这把且莫车都给震慑住了,心中生出丝丝的寒意,禁不住边打边后退。不知道是他小腹中的袖箭让他体力流矢严重,还是耿舒的力气真的变大了,总之,且莫车在应对耿舒的抢攻时,渐渐有力不从心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