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废城之战

高阳堡内,现在已是一片混乱。

当前,的确有不少人聚集在高阳堡,但他们也不是任凭匈奴人的宰割。

首先,最初构建高阳堡的人都是大同起义军的残部,这些人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其次,后来陆陆续续加入高阳堡的人,大部分都属江湖门派,这让堡内云集了大量的江湖中人,像郭及便是其中之一。

现在匈奴人攻破高阳堡城防,杀入堡内后,起义军残部和江湖人与匈奴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鸟瞰高阳堡全城,几乎每条街道,每条巷子,每条胡同里都在发生着战斗。

郭及和一名骑兵共骑一马,冲入城中,迎面奔来一名匈奴骑兵,汉骑兵震喝一声:“小心!”

说着话,他将手中的铁铩向外刺出。

对面的匈奴骑兵一挥弯刀,将铁刹挡开。

等二马交错之际,坐在后面的郭及断喝一声,身子横扑出去。

那名匈奴骑兵刚挡下汉骑兵的进攻,没想到,对方的背后突然蹿出一人,他躲闪不及,被郭及撞了个正着,身子倾斜着栽下战马,郭及趁势坐在他的战马上。

摔得晕头转向的匈奴骑兵刚才地上站起,郭及抬手一刀,果断刺入对方的胸膛。

抽出环首刀,郭及催马向前冲去。

他跑出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这里激战正酣,交战的对象既有匈奴人,也有幽州突骑,还有许多百姓打扮的江湖人。

郭及连续出刀,砍杀掉两名匈奴骑兵,他正要冲向其余的匈奴兵,旁边有人大叫道:“郭及,你可算回来了!”

他寻声望去,只见街道旁的屋顶上,跳下来一人,看清楚来人的模样,郭及面露喜色,神情激动地说道:“我把援军请来了!是耿将军亲自率领的幽州突骑!”

“太好了!”

那人兴奋地应了一声,而后将系在脖颈上的哨子叼起,用尽全力的吹起来。

他的哨子是特制的,发出的声响如同鸟叫,声音尖锐又悠长,能传出好远。

他是用哨音向全城的同伴报信,援军已到,现在可以向匈奴人反扑了。

杀得浑身是血的耿舒策马奔跑过来,到了近前,他勒停战马,看着正在使出全力吹哨的青年,问道:“郭及,这位是?”

“耿将军,他叫彭信,是小人的同门!”

听闻是自己人,耿舒没有再多加盘问,他看向彭信,问道:“兄弟,现在堡内是什么情况?”

彭信急忙放下哨子,拱手说道:“将军,现在匈奴人的主力已经入城,正在围攻堡主府,听说带头的还是个王,叫叫”叫什么王,他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耿舒眼睛顿是一亮,难掩兴奋之情地问道:“可是叫奥日逐王?”

“对、对、对!将军,就就是那个奥日逐王!”

信息得到了确认,耿舒两眼倍亮,原本布满血迹、灰尘、汗水的脸上似乎都泛起一层光彩,他回头大声喊喝道:“兄弟们,贼首奥日逐王就在堡内,兄弟们随我去摘贼首!”

后面的幽州突骑们一听这话,也都来了精神,人们纷纷振臂高呼,士气大振。

见此情景,郭及、彭信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听到有匈奴王亲自来攻城,堡内的众人都是胆战心惊,如丧考妣,战斗还没开始,他们的士气已先矮了匈奴军半截。

反观以耿舒为首的幽州突骑,听说有匈奴王在这里,非但不怕,反而如同见了羊羔的狼群,一个个皆是神采飞扬,恨不得立刻冲杀到匈奴王近前,斩下他的首级。

耿舒不再多话,提马继续向前奔去。

堡主府位于高阳堡的正中心,顺着这条主街道一直往前走,便可抵达。

不过越往前去,匈奴兵就越多,等快要接近堡主府的时候,这里的匈奴兵已然是密密麻麻,无边无沿。

感觉顺着主街道继续往前硬冲,阻力太大,也很难冲杀得过去,郭及催马来到耿舒身边,急声说道:“耿将军,这边有近路!”

说着话,他用手中刀一指路边的胡同。

耿舒想也没想,立刻拨转马头,向小胡同里跑去。

也就跑出十米远,迎面便跑来一队匈奴骑兵。

胡同狭窄,双方于胡同内相遇,当真是狭路相逢。

跟在耿舒后面的郭及、彭信举目向前望了望,两人对视一眼,立刻舍弃了战马,身子在胡同两侧的墙壁上连点两下,人已蹿到屋顶上。

耿舒不管身后的郭及和彭信,持戟向前冲杀。

迎面而来的一名匈奴兵也向他冲来,双方大吼一声,一个出戟,一个出刀。

一寸长是一寸强,现在完美的体现出来。

耿舒的战戟狠狠刺入对方的胸膛,而匈奴骑兵劈砍过来的弯刀,只砍中一团空气。

耿舒臂膀用力,将挂在战戟上的尸体挑飞出去,噗通,尸体撞到后面的匈奴兵,将那人撞下战马。

那人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战马的蹄子在他身上不停踩过。

先是他自己的战马在他身上踩过,而后是耿舒的战马踩踏过去,再后面是幽州突骑的马蹄见耿舒勇猛,后面的匈奴骑兵纷纷拿起弓箭,要向耿舒放箭。

这时候,他们两侧的屋顶上各跳下来一人,郭及和彭信。

两人跳入胡同当中,一人持刀,一人持剑,将匈奴骑兵杀了个措手不及。

趁此机会,耿舒大吼着向前冲杀,这一队的匈奴骑兵,一个没跑到,被耿舒联手郭及、彭信,杀了个精光。

踏过匈奴骑兵的尸体,耿舒来到气喘吁吁的郭及和彭信近前,笑道:“两位兄弟干得都不错!”

听到耿舒的夸奖,郭及和彭信都有些不好意思,前者说道:“耿将军,随我来!”

郭及和彭信二人也不骑马了,噔噔噔的跑在前面带路,耿舒和一众幽州突骑紧紧跟在后面。

时间不长,他们跑出小胡同,到了外面,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匈奴骑兵。

这里是堡主府大门前的一条街道,街道上的匈奴骑兵正在猛攻堡主府。

见状,耿舒等人没什么好废话的,催马冲入人群当中,与众多的匈奴兵展开了厮杀。

耿舒边挥舞战戟,边说道:“郭及、彭信,找出匈奴王在何处!”

杀几个匈奴兵、匈奴将,那不是耿舒的目标,耿舒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匈奴的奥日逐王。

原本在耿舒身边战斗的郭及、彭信听闻他的喊声,两人双双抽身而退,到了街道的一处墙壁前,郭及稍稍底下身形,彭信一踩他的后背,腾空而起,跳到屋顶上。

紧接着,彭信在屋顶上趴伏下来,向下伸手,郭及弹跳而起,抓住彭信的手,受对方的拉扯之力,他也跟着上到房顶。

他们都来自于江湖门派,这种上房的本事,那是轻车熟路,异常之娴熟。

两人站在屋顶的高出,向下巡视。

很快,彭信急拉郭及的衣服,手指着街道的一端,说道:“郭及,那里的匈奴兵特别多,衣服也和普通的匈奴兵不太一样!”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郭及拢目看过,果然,在堡主府的西南方,有一大群匈奴兵,这些匈奴兵不是穿着布衣,也不是皮甲,而是身披铁甲,清一色的铁甲骑兵。

在其中央,还有一名穿着锦袍,围着毛领的匈奴人。

这个匈奴人,可谓是金黄闪闪,脖颈上套着一个粗粗的金环,耳朵上挂着金耳环,每跟手指头都套着金戒子。

看到这名匈奴人的模样,郭及心脏狂跳,他向下喊道:“耿将军,堡主府西南角!”

耿舒闻言,嘴角扬了扬,对周围的幽州突骑喊喝道:“西面!”

说着话,他率先向西面冲杀过去。

由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向西面冲杀,这一段的距离,全都是匈奴兵。

不过越来越多的幽州突骑也冲到这里,一队队的骑兵从大街小巷中冲杀出来,与匈奴兵混战到一起,整个场面,已然是乱成了一团。

耿舒早已经杀红了眼,虎头战戟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风,周围的匈奴兵粘上就死,碰上就亡,耿舒一口气冲杀出二十余米。

这个时候,他距离那群铁甲匈奴兵只有十几米远。

那群匈奴兵似乎也注意到了耿舒,纷纷抬起手来,指向他这边。

人群里,那名穿金戴银、金光闪闪的匈奴人分开前方的手下,举目向耿舒看过去,而后他缓缓抬起手来,用戴着粗粗金戒子的食指指向耿舒。

随着他这一个动作,他身边冲出来十数名铁甲骑兵,直奔耿舒而去。

其中一名铁甲骑兵手持长锤,来到耿舒的近前,一锤砸向他的头顶。

耿舒断喝一声,横戟向上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耿舒胯下的战马向后连退了三步。

更一名手持长锤的铁甲骑兵从耿舒的身侧冲杀上来,锤子向前捅,狠狠击向耿舒的太阳穴。

耿舒身子后仰,在马背上使出个铁板桥,唰,锤头从他的鼻尖上方捅过去。

不等对方收锤,耿舒还保持着铁板桥的姿态,单手将战戟横着向旁一扫。

咔嚓!战戟的锋芒正砍在对方的肋侧,铁甲骑兵肋侧的甲胄应声而破,连带着,将他的肋侧砍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耿舒收戟,身子挺起,挥舞战戟,与其余冲上来的铁甲骑兵战到一起。

在他们交战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幽州突骑跟了上来,与耿舒并肩作战。

那十数名铁甲骑兵,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杀下战马。

原本十数名手持长锤的骑兵,就这一会的工夫,只剩下三、四个人。

此情此景,让那名金光闪闪的匈奴人脸色顿变。

要知道在当时,铁器对于匈奴人而言可是很珍贵的物件,用来制造武器都不够用,又能有几人穿戴铁质盔甲的。

但凡是能穿戴铁质盔甲的匈奴人,身份都不简单。

而这名金光闪闪的匈奴人,身边竟然能云集这么多的铁甲骑兵,由此可见,他的身份绝对不同寻常,极有可能就是匈奴的奥日逐王。

耿舒已经干死两个匈奴王了,如果把奥日逐王也干掉,那正好凑三个,想想都兴奋。

耿舒用长戟一指那名金光闪闪的匈奴人,嘶吼道:“你的首级,我要定了!”

说着话,他催马向那名匈奴人冲杀过去。

金光闪闪的匈奴人脸色顿是一变,不由自主地向后拨马,看样子是打算逃走。

肥肉都已经咬到自己的嘴巴里了,就差往肚子里咽了,耿舒哪肯放他离开,大声嘶吼着,持戟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