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谁算计谁

其实,这几名家奴都没听见被杀的那个黝黑汉子在传刘黄和张范之间存有私情的事,他们也不知道张范怎么就听见了这句话。

不过他们与张范私交甚好,平日里都是穿一条腿裤子的,现在张范咬死了对方是在乱嚼公主的舌根子,他们也只能顺着张范的话去说。

几名家奴言词一致,一口咬定,就是那个乡巴佬在乱嚼舌根子,编排公主和张范有私情。

张范这么说,其他几名家奴也都这么说,刘黄大怒,狠声说道“杀得对!这种乱嚼舌根子的小人贱民,就该杀!”

虽说得到了刘黄的庇护,但张范自己也清楚,这回他捅的娄子不小,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人,事情又哪会不了了之?

果不其然,张范当街杀人之事,很快便传到了洛阳县府。

洛阳县令,名叫董宣。这位董宣,可是刘秀麾下大名鼎鼎的酷吏,向来以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著称,寻常的官吏根本不敢招惹他。

董宣听完事情的经过,勃然大怒,当即带着县府的衙役,直奔公主府,要进府抓捕杀人凶手张范。

公主府可不是董宣想进就能进的地方,看守公主府大门的官兵和家奴,把董宣一行人挡在大门外。

一名家奴大步走到董宣近前,上下打量他一番,厉声喝道“董宣,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擅闯公主府,你可知这是何罪?”

“本官前来抓捕杀人凶手,又何罪之有?”董宣冷冷睨着那名家奴。

在公主府的家门口,家奴又怎会把区区一个小县令放在眼里。

他哼笑出声,傲然说道“擅闯公主府,就是对公主的不敬,对公主的不敬,就是对天子的不敬,单凭这一点,即便杀你董宣的头都绰绰有余……”

他话还没说完,董宣一记大嘴巴子甩了过去,啪,这记耳光,把那名家奴扇得原地转了一圈。家奴呆呆地看着董宣,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傻住了。

在场的众人,包括县府衙役们见状,无不是暗暗咧嘴,大人这是要疯啊!在公主府的门口,打公主府的人,这还了得?

董宣一把推开傻站在他面前的家奴,振声喝道“进去抓人,有胆敢阻拦者,给我打!”

“是……是!”众衙役纷纷吞了唾沫,迈步就要往公主府里硬闯。

这时,就听府门内有人呵斥道“本公主倒要看看,谁敢硬闯我的公主府!”

刚刚抬起脚的衙役们,举目一瞧,只见从府门内走出来的这位,不是刘黄还是谁?

人们抬起的脚立刻缩了回去,紧接着,齐齐跪地叩首,异口同声道“小人拜见湖阳长公主!”

董宣看到刘黄出府,暗暗皱眉,脸色阴沉着,拱手施礼,说道“微臣董宣,拜见长公主!”

“董宣,你的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公主?”

“长公主言重,微臣不敢!”

“连公主府你都敢硬闯,这普天之下,还有你董宣不敢干的事?”刘黄也是气急了,手指着董宣的鼻子,大声训斥。

董宣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终还是强压下怒火,把这口气忍了下去。他倒退两步,拱手说道“微臣不便再叨扰长公主,微臣告退!”

说完,也不等刘黄接他的话,他向周围的衙役一挥手,转身离去。

看着董宣离去的背影,刘黄气鼓鼓地说道“真是个不知尊卑、不懂礼数的莽撞之徒!”

由于刘黄的亲自出面,董宣进不去公主府,也抓捕不到张范。

但事情可没完,董宣命令县府的衙役,堵在公主府门前的街口,只要看到张范从公主府里出来,立刻抓捕。

接到董宣的命令后,县府衙役就成天在公主府的前门和四周转悠,张范躲在公主府内,根本不敢出门。

刘黄也没想到董宣这个人如此难缠,连自己的面子都敢不给,摆明了非要抓住张范不可。张范在公主府内连躲了好几天,县府衙役也在公主府外盯梢了好几天。

感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事情闹大,弄不好会影响到公主的清誉,张范主动向刘黄提出,他去县府自首,否则以董宣的性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会一直纠缠下去。

刘黄想都没想,立刻拒绝了张范的提议。她堂堂的公主,难道还连个仆人都护不住吗?她堂堂的公主,难道还要惧怕他区区一个洛阳令吗?

考虑了一番,刘黄对张范说道“这段时间,你也别在洛阳待着了,回老家住上几个月,等风声过去,本公主再派人接你回洛阳!”

张范喜极而泣,屈膝跪地,哽咽着说道“公主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哪怕来世做牛做马,小人也愿继续服侍公主!”

刘黄被他的话逗笑了,伸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柔声说道“你的性子,以后也是该好好收敛一下,当街杀人,的确不对,这次的教训,以后也要引以为戒。”

“小人谨记公主教诲!”张范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稍顿,他又小声说道“公主,小人只怕走不出洛阳,就先被董宣逮住了!”

刘黄哼笑一声,说道“他敢!本公主送你出城,倒要看看,他董宣如何捉你!”

对自己的这位家奴张范,刘黄也的确挺够意思。她乘坐马车出了公主府,让张范与自己同乘一车。她这么做,等于是亲自护送张范出洛阳。

换成其他人,还真就未必能做到刘黄这种程度,区区一个小家奴,交出去了事就完了,又何至于让堂堂的公主,屈驾护送他出城?

刘黄乘车出府,被盯梢的衙役第一时间通知给董宣。

当刘黄的马车都快要走到洛阳南城城门的时候,只见前方的十字路口处站着一大群衙役,为首的一位,不是别人,正是董宣。

只见董宣大马金刀的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手中还提着一把长剑,正在地上来回地划动。

马车来到十字路口这里,走不了了,马车的车夫怒声喝道“大胆,竟然阻拦公主车架,你们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衙役们吓得纷纷一缩脖,不由自主地向两旁退让。

董宣仿佛没事人似的,继续站在马车的正前方,他倒提着佩剑,拱手说道“长公主,微臣要搜查马车,还请长公主恩准!”

“你……你大胆!你放肆!”车夫闻言,肺子都快气炸了,用马鞭指着董宣,大声嘶吼。董宣提着手中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冷冷盯着车夫。

原本气焰嚣张的车夫,都被他冷幽幽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董宣再次大声说道“有人举报,杀人凶犯就躲在公主车内,还请公主恩准,允微臣搜查!”

车窗的帘帐撩起,刘黄在车内沉声说道“本公主车内并无杀人凶犯,董宣,你去别处搜查吧!”

“倘若公主不准微臣搜查车架,微臣绝不会离开。”董宣现在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要么你就赶着马车,从我身上压过去,要么你就让我搜查马车。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像董宣这样的人,连许多级别比他高得多的官吏都不愿意去招惹他。

这人就是一根筋,他认准了的事,谁说都没用。

这次的事件,让董宣的性情展露无遗,他区区一个小县令,竟然和天子的亲姐姐,堂堂的长公主杠上了,而且丝毫不退让。

坐在马车里的刘黄,气得脸色煞白,身子突突直哆嗦。堂堂公主,如果被人搜查车架,她以后还有何脸面再出门?可是要她杀了董宣,她还真没有那个权力。

董宣不是寻常的县令,而是洛阳县令,首都市长,放在长安,那就是京兆尹,官是不大,但却是由天子亲自任命,哪是说杀就能杀的。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连刘黄都骑虎难下了。现在调头回去,公主颜面尽失,让董宣搜查,张范马上就会暴露,刘黄可是打了包票,要护送他出城的。

看到刘黄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张范心中很是难过,他向刘黄微微一笑,语气轻快地说道“公主,董宣想要的,不就是小人吗?小人现在出去见他就是!”

“不可……”刘黄还想拦阻张范,后者抢先一步,撩起帘帐,从马车里跳了出来。

他下了马车后,看向对面的董宣,大声说道“董宣,张范在此,你有什么本事,就冲着我来,别难为公主!”

董宣看到张范,挑了下眉毛,面沉似水地说道“本令找的就是你!”说着话,他一挥手,喝道“拿下!”

在场的衙役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上前的。董宣大怒,厉声问道“你们都没听到本令的话吗?立刻将贼子拿下!”

看到县令大人是真动怒了,衙役们不敢再装聋作哑,走到张范近前,取出绳索,将他捆绑住,推到董宣近前。

董宣冷冷看着张范,问道“张范,你可知罪?”

张范嘴角勾起,冷笑着说道“那贼死有余辜!”

董宣点点头,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街行凶,草菅人命,不知悔改,罪无可恕!来人,将张范当街杖毙!”

听闻杖毙二字,张范身子一阵,众衙役们无不是暗暗咧嘴。

见没有一人敢动手打张范,董宣将手中剑向地上一插,走到一名衙役近前,挥手将他手中的木杖夺了过来,紧接着,他回手一杖,狠狠砸在张范的头顶上。

就这一下,让张范的脑袋血流如注,一头扑倒在地。董宣将木杖狠狠扔回给那名衙役,再次喝道“杖毙!”

他都动了手,众衙役们不敢再迟疑,纷纷抡起木杖,向张范身上死命的拍打。

刚开始,张范还能惨叫几声,但很快,叫声便慢慢消失,再看地上的张范,都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董宣是真的够狠,大庭广众之下,就当着刘黄的面,把刘黄最宠爱的家奴张范,硬是给活生生的打死了。即便说董宣是刘秀手下的头一号酷吏,也并不为过。

这次,董宣可谓是‘一战成名’,洛阳城的百姓,只要提到董宣这个人,就没有不打冷颤的。洛阳百姓还特意送他一个绰号,卧虎!董宣担任洛阳令期间,就没有去县衙击鼓鸣冤的,做官做到这个地步,当真是厉害,也让人打心眼里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