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神秘刺客

吴汉冲到娇美女子近前,一拳直击她的面门。娇美女子低身闪躲,同时向外甩出一剑,反取吴汉的胸口。吴汉晃动身形,横移出半米,闪躲开对方的剑锋。

娇美女子一挥手,又是一剑,横扫吴汉的脖颈。吴汉不退反进,出手如电,一掌拍打在娇美女子的手臂上,让对方横扫过来的一剑戛然而止。

他另只手向前连续挥拳,一拳打对方的面门,一拳打对方的喉咙,一拳打对方的胸口。

他连续三记快拳,把娇美女子逼退了三大步,吴汉箭步跟上去的同时,脚尖在地上一钩,一只散落在地的盘子弹飞到空中。

吴汉追至娇美女子近前,双拳齐出,猛击对方的双耳。

娇美女子无法抵挡,只能选择再退,吴汉一击不中,右手向后一伸,刚好把空中掉落下来的碟子接住,手臂顺势向前一甩,碟子飞出,正中娇美女子的脑门。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飞碟破碎,娇美女子痛叫一声,仰面而倒。

吴汉冲上起来的同时,双指夹住一枚空中掉落的碟子碎片,到了女子近前,先是单膝压住她的胸口,使其动弹不得,然后一拳,击打在她持剑手臂的臂弯处,使其攻过来的一剑中途而废,紧接着,他双指夹着那枚碟子碎片,向娇美女子的喉咙狠狠刺了下去,狠声说道:“我要你的命!”

这时候,刘秀大声喊喝道:“子颜,留她活口!”

吴汉手指间的碎片都已经抵在女子的脖颈上,碎片的锋芒已经刺破了她脖颈的皮肤,不过刘秀这一嗓子,让吴汉的动作猛然停顿住。

他迟疑片刻,狠狠甩飞手中的碎片,揪着娇美女子的头发,把她从地上硬生生地拽了起来,随后他一记重拳砸下去,咚的一声正中女子的头顶。

娇美女子刚刚被拽起的身子又轰然倒地,残留在吴汉手中的是一大把断发。

要说心狠手辣,吴汉那是出了名的,在他这里,从来都不存在什么怜香惜玉。

对方伤了他的女人,这简直就是捅了吴汉的气管子,如果不是刘秀那一嗓子,娇美女子早死在他的手里了。

乔装成百戏戏班子的刺客,就这一会的工夫已经死伤过半,余下的人,业已被龙渊、虚英等羽林卫团团包围。刘秀单手持剑,站于台阶上,看着还在负隅顽抗的刺客,振声说道:“你们能混入皇宫,是你们的本事,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对我出手的机会就只有一次,一次不中,接下来死的就是你们!”

一名刺客突然抬起一台弩机,对准刘秀,搬动悬刀,咔,弩弦弹动,一支弩箭快如闪电般飞射出去,直奔刘秀的面门。

刘秀连躲都没躲,只随意的一挥手中赤霄剑,就听当啷一声,弩箭弹飞出去好远。

“杀——”龙渊怒吼一声,率先攻向余下的刺客。四周的羽林卫亦是蜂拥而上,一杆杆的长戟、长矛由四面八方向刺客刺去。

噗、噗、噗!利刃透体的声音不绝于耳,只顷刻之间,刺客又倒下数人,余下的刺客被迫缩成一团,可是没用,面对四周人山人海的羽林卫,他们已是插翅难飞。

刘秀回头看向脸色煞白的郭圣通和阴丽华等人,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郭圣通、阴丽华等人同是摇摇头,郭圣通颤声问道:“陛下,他们……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宵小之辈!”刘秀本以为自己除掉了阮修,刺客的嚣张气焰已经被打压下去,没想到,刺客反而还变本加厉,现在竟然都敢混入皇宫里行刺了。

他深吸口气,收剑入鞘,而后从台阶上走下来,到了邓禹近前,接过他怀中的刘阳,问道:“仲华,你伤到没有?”

邓禹没什么事,就是刚才被刺客撞了一下,他急声说道:“陛下,微臣没事,只要没伤到四皇子就好!”

刘秀低头看了看刘阳,后者刚才吓得哇哇大哭,现在已经不哭了,正瞪着一对乌黑的大眼睛,四处好奇地张望。刘秀嘴角勾起,说道:“阳儿没事。”

说完,他目光一转,看向躺在一旁,脸色惨白,肩头血流如注的秦子婳。

他是真的很意外,这个自己最讨厌的女人,竟然能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为了救下阳儿,甘愿承受那一剑。

他从袖口内抽出手帕,压在秦子婳肩头的伤口处,向傻站在一旁的内侍大声喝道:“速去请太医!”

一旁的内侍如梦方醒,连忙应了一声,急匆匆地向外跑去。

吴汉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看到满身是血的秦子婳,他整个心都揪成了一团,说话都有些结巴,道:“陛……陛下,子婳她……她……”

“她没事,子颜莫要紧张。”见吴汉还是慌手慌脚的模样,刘秀脸色一沉,喝道:“我保证她没事,给我沉住气!”

这普天之下,要说谁能压制住吴汉,非刘秀莫属。他这一嗓子,还真让六神无主的吴汉镇定了下来,他在一旁蹲下身形,说道:“陛下,还是让微臣来吧!”

刘秀用手帕压住秦子婳的伤口,手上也沾了血,这种脏活,哪能让天子来干,再者说,男女授受不亲的,即便是刘秀,吴汉也无法忍受他和秦子婳这么‘亲密’的接触。

吴汉接过刘秀的手帕,代替刘秀,继续压住秦子婳的伤口,同时轻声安慰道:“子婳,再忍忍,太医马上就到!”

看着护妻心切的吴汉,刘秀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形,举目看向刺客那边。现在残存的几名刺客,也是死的死,被擒的被擒,大殿里的打斗已然全部结束。

刘秀环视大殿,问道:“这个百戏班子,是谁带进宫中的?”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大长秋陈志一溜小跑的来到刘秀近前,噗通一声跪伏在地,颤声说道:“是……是奴婢!奴婢该死!奴婢罪该万死……”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前叩首。

刘秀的目光落在陈志身上,眉头紧锁。他对陈志当然不陌生,他还没称帝的时候,陈志就是他的眷属,他称帝之后,眷属们大多都领着一笔封厚的赏赐回家了,而陈志是为数不多愿意留下来的人之一,自愿接受宫刑,入宫侍奉。

陈志这个人,心胸比较狭小,行事作风,也偏向毒辣,刘秀不太喜欢这个人,不过他对陈志还是很了解,他一旦认了主,那对主子绝对是忠心耿耿。陈志之所以肯接受宫刑,入宫侍奉,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郭圣通。

要说陈志是故意带着刺客入宫的,刘秀不相信。他凝视陈志好一会,问道:“这家百戏班子,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他……他们是和家戏团,在洛阳是成立十多年的老戏团,这些年,皇宫里的百戏表演,请的都是他们,这次……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家戏团里怎么……怎么就混进来这许多的刺客……”

“戏团的团长呢?”“陛下,团长在这!”

两名羽林卫拖着一名中年人的尸体来到刘秀近前。刘秀上前两步,低头仔细看了看,中年人身上没有外伤,面色乌青,嘴唇发黑,显然,此人是死于中毒。

邓禹上前,又仔细检查一番尸体,说道:“陛下,如果大长秋所言属实,这个戏团已成立十多年,那么,团长很可能是受了刺客的胁迫,他也是被刺客所杀。”

刘秀眯了眯眼睛,沉思片刻,他看向洛幽,以眼神询问她,在这些刺客里,有没有她认识的人。

洛幽在把刺客的尸体逐一看了一遍,最后向刘秀摇摇头,表示没有一人是她认识的。

她的反馈,让刘秀颇感意外,目前,四阿中的核心人物,阮修、管婴、齐仲都已经死了,他们的徒弟,也基本上全军覆没,唯一还剩下的就是田兮一系。

这些刺客若是田兮的弟子,洛幽不可能一个都不认识,就算她在拜师学艺的时候,很多弟子早已出师,洛幽也不可能一个都没见过面,毕竟她在田兮身边也待了好些年。

难道,这些刺客不是四阿的人,那他们又是什么人?

刘秀眉头紧锁,思前想后,他看向邓晨,说道:“伟卿,这些刺客,交由你来审问……”

他话音未落,吴汉急忙说道:“陛下,微臣愿协助伟卿,与廷尉府合查此案!”

刘秀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准!”

吴汉眼中寒芒一闪,露出狠戾之色。能不能审出刺客的底细,那是次要的,总之,他会让那个女人生不如死。

一场好端端的抓周宴,结果就被这么一群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刺客给搅了局。宴会散去,大臣们带着家眷回家,刘秀亲自抱着已然睡着了的刘阳去往西宫。

到了西宫,他把刘阳放在他的小床上,盖好被子,又看了他一会,才和阴丽华回到正殿。

刘秀拉着阴丽华坐下来,摇头说道:“好好的一场宴会,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

阴丽华柔声安抚道:“陛下也别生气了,谁都没想到,戏团当中会混入那么多的刺客。好在刺客都已伏法,阳儿也平安无事。”

稍顿,她又小声劝说道:“陛下,大长秋不会做出刺君之事,陛下还是把陈志放了吧!”

就算刘秀不相信陈志会勾结刺客,但戏团毕竟是他找来的,又是他带入宫中的,其中出现了刺客,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陈志只能被关押在掖庭狱里。

刘秀颇感无奈地看着阴丽华,说道:“丽华总是为别人着想。你没看出来吗,刺客的第一目标是我,第二目标就是阳儿,丽华真的认为,此事和陈志一点干系都没有吗?”

或者说,真的就和长秋宫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阴丽华听出刘秀的话外之音,她身子一震,连连摇头,说道:“陛下,臣妾相信,皇后不会做出这种事!”

刘秀轻轻叹口气,说道:“我也愿意相信,此事和陈志无关,更和皇后无关。等廷尉府把案子查完,自然会真相大白。”

阴丽华沉默了一会,话锋一转,说道:“陛下以前还一直看不上秦子婳,今晚,若非秦子婳挺身而出,出手相救,阳儿恐怕已经伤在刺客的手里了!”

刘秀嘴角勾起,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那个女人会不顾性命的救下阳儿。”事实胜于雄辩。刘秀不得不承认,这次他是真的看错人了。